学术咨询服务正当时学报期刊咨询网是专业的学术咨询服务平台!

热点关注: 如何证明自己发表的论文见刊了 可以快速见刊的普刊有哪些? 论文检索页是什么意思
当前位置: 学报期刊咨询网学报论文范文》上海植物园附属设施的需求态势与满意度

上海植物园附属设施的需求态势与满意度

发布时间:2021-12-15 16:54所属平台:学报论文发表咨询网浏览:

摘要:文章以上海市植物园为研究对象,通过实地调查、观察访谈以及问卷调查等方法,对比分析植物园设施现状与现有规范标准,了解附属设施现状问题与游客需求,量化分析附属设施与满意度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1)上海植物园附属设施基本符合相关标准,公众对其附属设施

  摘要:文章以上海市植物园为研究对象,通过实地调查、观察访谈以及问卷调查等方法,对比分析植物园设施现状与现有规范标准,了解附属设施现状问题与游客需求,量化分析附属设施与满意度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1)上海植物园附属设施基本符合相关标准,公众对其附属设施整体满意度处于中等偏高,但仍存在设施维护不力、供需错位等问题;2)游客在园内活动呈多样化,且对园内娱乐设施、便民设施需求较高;3)游客对园内附属设施满意度、关注度呈现一定差异;4)游客健康状况与设施现状质量是影响设施满意度的主要因素。基于研究结果,建议未来研究应关注植物园附属设施的标准设定(整体设置上应结合综合化、多元化的发展趋势),以及创新设施质量维护的有效管控途径,以期为提升植物园服务供给能力提供有益参考。

  关键词:附属设施,设计规范,满意度,植物园,上海

植物园论文

  植物园是城市公园体系的重要公园类型之一,也是城市特色空间。发展与建设植物园有助于提升城市公园服务供给的丰富性,增加城市魅力和吸引力[1]。根据《风景园林基本术语标准》(CJJ/T91—2017)中植物园的相关定义:“进行植物科学研究和引种驯化,并供观赏、游憩及开展科普活动的绿地”[2],可以看出植物园是具备“科普展示、科学研究、育种保护、休闲娱乐”四大功能的专类公园。我国城市发展进入生态优先、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和高水平治理的“一优三高”新模式,居民对于个性化户外游憩和健康生活方式的追求与日俱增[3]。

  因此,我国植物园也由定位单一的植物收集展示、利用研究机构转向为城市居民提供科教、文化、娱乐、游憩等多元化功能的综合性功能于一体的重要机构[4]。然而,现有植物园规划设计片面关注育种保护和科学研究的主体功能,对大众的游憩需求较为忽视。

  植物园内附属游憩服务设施是其发挥社会、生态、健康促进等功能的重要载体,直接影响植物园空间品质以及游客休闲游憩体验[5]。科学、合理地设置附属设施对于植物园规划或改建至关重要。目前,我国植物园设施配置设计主要依据《公园设计规范》(GB51192—2016)等相关内容[2],其标准设定是否适合现代植物园建设的需求有待进一步检验。此外,目前关于植物园游憩服务设施配置方面的研究成果也较少。

  国外相关研究主要围绕植物资源保护或植物教育科普等功能展开,研究重点主要以规划设计原则和设计标准为主,多重视对自然要素的保护[6],缺少关于植物园附属设施配置标准的研究成果。国内虽逐渐开始重视游憩服务设施的研究,但研究对象多集中在城市综合公园、社区公园以及风景区等[7-8],研究内容更多关注公众游憩活动特点[9]、游客游览动机[10]、游憩设施基础服务功能配套等[11]。本文以上海市植物园为例,探究上海市植物园内设施现状与设施满意度之间的关系[12-13],以及大众对植物园附属设施需求的态势及其影响因素,指出未来研究的主要问题,为进一步提升植物园服务供给能力提供有益参考。

  1研究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上海植物园位于上海市徐汇区,占地面积81.86hm2,1978年正式对外开放,是一个以植物引种驯化、植物学研究、科学传播、休闲游憩为主的综合性城市植物园[14]。从地理位置、建园时间和公园规模等方面来看,上海植物园作为研究案例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基本能反映我国现有植物园的现状。

  本研究将“附属设施”定义为:公园绿地内所附设的供游客活动和管理使用的场地、建筑物、构筑物、固定设施等。照明设施、变配电所、泵房、雨水控制利用设施等公园绿地基础设施不纳入研究范围。植物园内设施分类依据新版国家标准《公园设计规范》(GB51192-2016),分为“游憩设施和服务设施”2大类开展调查。为方便后续用地指标计算,将每类设施再细化为建筑类和非建筑类。根据植物园的特性以及预调研情况,在游憩设施新增“活动馆、展馆、游戏健身器材”,在服务设施新增“游客服务中心、宣传栏”。

  1.2研究方法

  研究设计总体思路是通过实地调查上海市植物园内附属设施现状,并应用3种方法分析附属设施现状的合理性:首先,将现状与国内外现行规范要求进行对比;其次,通过访谈了解附属设施现状问题与游客需求,以及观察游客活动进行统计分析;最后,采用问卷进行游客设施体验满意度调查,通过统计分析探究设施与游客满意度之间的关系及其影响因素。基于3种方法的交叉验证,提出植物园设施设置的优化建议。

  基于已有图纸,实地调查测量上海植物园各类设施占地面积及其数量,对棚架、垃圾箱、标识、阅报栏、饮水点、座椅、餐桌7类规律性分布的附属设施采用抽样调查法,分别在主园路、次园路、大广场、小广场、草坪、林下空间、水边空间等不同空间进行测算。同时,在公园开放时段(7:00—17:00)每隔1h在建筑、构筑物以及以上不同空间(主园路、次园路,大广场,小广场,草坪,林下空间,水边空间)共计8类场地类型中进行实地观察并记录游客的活动情况。

  对游客、工作人员进行访谈,其内容主要包括上海植物园游客活动需求、设施类型及数量是否充足等。课题组于2019年7月10—20日对上海植物园附属设置的游客满意度情况进行问卷调查,问卷设计采用5级李克特量表,分值为1~5分(分别为非常不满意、不太满意、一般、比较满意和非常满意)。问卷发放为工作日、周末各54份,共108份。为保证问卷的信息准确,回收检查后剔除漏选及填写随意性较大的无效问卷30份,获得有效问卷78份,问卷有效率为72.22%。各类数据收集整理后,对于访谈和活动观察等质性数据利用SPSS进行描述统计分析;对于上海植物园设施现状以及游客满意度利用SPSS进行描述统计和双变量斯皮尔曼相关(Spearman)分析。

  2数据分析与结果

  2.1上海植物园设施现状与现有标准对比分析

  2.1.1设施现状

  上海植物园中游憩与服务设施种类基本齐全,共有26类设施。设施数量较多,其中,非建筑类游憩设施包含大型广场8个、小型广场1个、活动草坪11个、林下空间2个、棚架(抽样调查)1个,非建筑类服务设施包含停车场数量2个以及多个抽样调查设施;建筑类游憩设施包含活动馆、展馆4个,建筑类服务设施中厕所12个。无法统计数量的服务设施如园路、水体等主要记录了其在园内的占地面积。

  2.1.2设施现状与现有标准对比

  本文设施标准参考《植物园设计规范(征求意见稿)》(CJJ2017)、《公园设计规范》(GB51192-2016)、《上海市公园绿地游乐设施管理办法(2017—2022)》(沪绿容规〔2017〕2号)等规范,按照本研究附属设施分类对植物园附属设施的现有指标规定进行梳理。

  结果显示,目前上海植物园内游憩与服务设施基本满足现行规范标准要求:路网密度、游乐用地比例、厕位数量及位置布置、垃圾箱布置间隔、标识牌设置间距、座椅布置间隔均符合标准,基本可以满足游客游园的体验需求。但存在以下不足:1)园内座椅数量远低于标准值,相较于园内每日承载游客数量而言,现有座椅数量仍不能满足游客进行休憩活动;2)草坪与停车场面积低于规范所规定的标准值,这可能与上海市区用地不足有关,也是高密度城市公园绿地建设较为普遍的问题。

  2.2活动现状与设施需求分析

  游客活动观察结果显示,作为大型专类公园,上海植物园功能较为齐全,能为不同类型及年龄段的游客提供各异的游憩活动。游客在园区内开展散步(38.50%)、看风景(37.20%)等日常休闲活动占比较大,开展休闲体育活动的游客相对较少。结合设施需求访谈分析,结果显示有43.59%的被调查者认为园区设施现状较为良好,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游客游园的体验需求,多数认为需要增加的设施为游憩设施中的健身器材与亭廊亭榭以及服务设施中的遮阳避雨设施、饮水点,以及座椅。

  2.3设施满意度调查

  2.3.1受访者基本信息

  总体上不同年龄段、工资水平、受教育程度、游园频率、健康状况都有相应的受访者,样本具有代表性,同时也表明上海植物园的功能综合性较强,可以为不同公众群体提供日常游憩、放松和休闲的重要活动场地。

  2.3.2设施满意度分析

  满意度是游客需求满足程度的体现[15-16]。本研究对78位受访者问卷结果进行统计分析,结果显示游客对上海植物园设施整体情况较为满意(2.88分/5分)。说明上海植物园设施现状基本完善,可以提供有效基础服务,满足游客在游览过程中的基本需求。进一步分析游客对植物园内41项附属设施内容满意度评价,园内游客较为满意的设施现状项目与环境现状因子分别为“园路长度、园路整洁、广场大小、草坪草地质量、水景、树林茂密、绿化、卫生状况”,整体满意度平均分在3分以上。

  可见,目前上海植物园园内整体绿化、环境、卫生状况较好。但对“阅报栏、饮水点、座椅”的游客满意度水平较低,平均值均低于2分,说明上海植物园内此类设施现状无法满足游客的需求,并未达到游客的预期。从园内实地调研结果可以看出,园内部分游憩设施以及座椅等服务设施较为陈旧,且部分游憩设施缺乏一定的后期管理,破损率较高,这可能是满意度较低的原因。

  2.3.3设施满意度相关性分析

  研究从2个维度分析不同因素与园内设施整体满意度的相关性,包括人口统计学因子和设施及环境现状因子。

  首先,应用双变量斯皮尔曼(Spearman)相关性分析游客基本信息与设施整体满意度之间的关系,结果显示,整体满意度仅与受访者的健康状况呈显著正相关性(P≤0.01),即游客良好的健康状况对园内设施整体满意度有显著正向影响,游客身心健康状况越佳,其对于园内整体满意度水平越高。说明上海植物园内整体设施设置较为合理,基本可以满足主要使用人群的游览与活动需求。但植物园附属设施更应具有包容性,在满足主要使用人群需求的同时,应提高其适用性和体验性,进一步提升植物园整体满意程度。

  其次,分析各项设施现状与整体满意度之间的关系。与植物园整体满意度呈极显著正相关(P≤0.01)的设施现状因子为园路平坦情况、树林可进入性、园路整洁度、广场平坦情况、儿童设施、球场、广场树木种植情况、广场整洁度、广场拥挤度、阅报栏、座椅、垃圾箱、草坪整洁度、绿化情况、水景、水质情况、噪音情况。

  与植物园整体满意度呈显著正相关(0.01≤P≤0.05)的设施现状因子有园路长度、园路宽度、树林茂密、园路两侧座椅情况、园路两侧树木种植情况、跑道设置、园路拥挤度、遮阳设施、广场面积、草坪面积、餐厅、草坪遮荫情况、零食售卖、园内是否有水景、园内卫生状况。与植物园整体满意度无显著相关(P>0.05)的设施现状因子有水体面积、健身器材数量、展馆、广场座椅情况、饮水点、标识、植物园内草坪可进入情况、厕所、草坪草地质量。

  以上与植物园整体满意度呈极显著正相关与显著正相关的设施现状是影响整体满意度的主要因素,说明游客对于此类设施现状因子满意度越高,园内设施整体满意度也越高,也说明游客对于这些设施现状关注度较高。而与植物园整体满意度无显著相关的设施获得游客的关注度较低,对植物园设施整体满意度影响也较低。以上分析可以作为设施提升的紧迫性排序建议,但并不表明那些满意度较低、关注度也较低的设施无需改进。值得注意的是,常识中认为重要的设施(如水体面积、饮水点和厕所)对植物园的游客而言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

  3结论与讨论

  3.1结论

  1)上海植物园附属设施配置较为完善,但仍有不足。上海植物园以植物科普讲解设施、植物展示设施等满足园区内科普、宣传等特色需求,同时以游憩设施与服务设施为辅,为游客提供基础游憩服务功能,兼顾各类型人群游览需求。附属设施的设置现状说明上海植物园的服务功能较为全面化、多元化,分担了一部分城市休闲游憩空间的功能,加强了植物园与城市之间的相互渗透,为人们的城市生活提供了良好的服务。但有部分设施用地面积以及数量建设上无法满足相关标准,特别是座椅的缺乏引起了游客满意度降低。

  2)游客对上海植物园内附属设施需求呈现多元化趋势。在上海植物园内,游客组成有明显的类群特征,除植物观赏和认知活动外,游客在园内还主要开展如观看风景、健身、散步等日常休闲类活动。结合游客需求访谈统计结果,上海植物园在日常便民服务设施与日常活动设施的设置也不足。可见,植物园内游客活动需求呈现出与城市公园相类似日常游憩化趋势,这与我国目前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全民健身、休闲运动的需求有关。科学、多元、人性化的附属设施设置是对植物园服务能力提出的新要求。

  3)游客对不同附属设施的满意度和关注度具有差异性。

  一方面,游客对上海植物园现有附属设施满意度具有一定差异性,数据分析表明影响满意度差异的因素分为主体和客体两方面,对游客而言,健康程度是影响其对附属设施满意度变化的主要影响因素;对植物园附属设施而言,现状质量是影响游对其满意与否的主要因素。另一方面,游客对植物园附属设施的关注度也有差异,根据对不同设施现状与整体满意度相关性分析结果,可以将植物园附属设施分为3个等级群组。对游客满意度低、关注度高的设施,如健身器材以及座椅与饮水点等,可以优先考虑进行改善。

  3.2讨论

  随着我国城市建设与发展需求,高密度城区的植物园必然会承担更大的城市职能,向综合化、多元化及科学服务与社会服务于一体的复合型城市专类公园发展,植物园附属设施是发挥其功能的主要载体。基于以上研究结论,提出植物园附属设施几个值得研究的主要问题:

  1)植物园附属设施的设置标准。本研究参考了与植物园附属设施相关的规范和管理办法等标准性文件,并针对植物园的发展对附属设施设置的相关标准进行调整,其中的标准设定是否符合植物园的职能、特性还值得进一步研究。以上问题可以通过植物园附属设施设置现状与标准的比较,结合满意度、游客需求调查进行交叉分析。由于本研究仅对上海植物园进行调查,样本量有限,不足以对以上问题进行分析,需要增加研究对象和游客样本数量,进一步对以上问题进行持续研究。

  2)平衡专业化与大众化需求差异。国际上当代植物园功能趋于多元化,本研究也发现游客的活动出现休闲化特征,设施需求游憩化。但是对于植物园是否应具有更多娱乐、游憩设施,功能是否应更加综合、多元,专家学者仍存在不少争议,主要体现为植物园专业化功能和大众化需求之间的冲突。因此,协调二者的关系,将游憩功能与科普教育相结合,并协调其与科学研究、育种保护之间的矛盾是未来研究的重点。

  3)设施质量维护的有效管控途径。植物园附属设施是服务能力的主要载体,设施现状质量是影响游客满意度的主要因素。然而,公园设施的质量维护和使用管理也是难题。如何利用新技术、新方法,提高公众参与度,创新植物园附属设施质量与维护管理的有效途径是面临的主要现实问题。

  参考文献

  [1]胡楠,尹豪,李雄.日本东京都植物园的形成与变迁[J].中国园林,2018,34(10):113-117.

  [2]何加宜,李永红.关于《植物园设计标准》编写中若干问题的思考和探讨[J].中国园林,2019,35(8):94-97.

  [3]李云超,王忠杰,刘纾萌,等.专类公园发展趋势及规划建设应对的思考[J].中国园林,2020,36(2):35-40.

  [4]焦阳,邵云云,廖景平,等.中国植物园现状及未来发展策略[J].中国科学院院刊,2019,34(12):1351-1358.

  [5]CANNONCH,KUACS.Botanicgardensshouldleadthewaytocreatea“GardenEarth”intheAnthropocene[J].PlantDiversity,2017,39(6):331-337.

  [6]王菲,王志泰,邢龙,等.基于游客体验分析的山体公园服务设施研究:以贵阳市黔灵山公园为例[J].中国园林,2020,36(6):101-106.

  作者:戴代新张湉陈敏思邱杰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uebaoqk.com/xblw/7189.html

《上海植物园附属设施的需求态势与满意度》

学报期刊咨询网

专业提供学报论文发表咨询平台

学术咨询正当时

百度十下,不如咨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