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咨询服务正当时学报期刊咨询网是专业的学术咨询服务平台!

热点关注: 如何证明自己发表的论文见刊了 可以快速见刊的普刊有哪些? 大学学报哪些比较容易发表论文
当前位置: 学报期刊咨询网学报论文范文》日本狐戏源流考证与谱系整理

日本狐戏源流考证与谱系整理

发布时间:2022-02-26 16:03所属平台:学报论文发表咨询网浏览:

【摘要】本文全面搜集了日本历史上曾上演过的所有狐戏剧目,在此基础上根据题材特征把这些狐戏剧目主要分为玉藻前系谱、信太妻系谱和稻荷神狐系谱,然后分别对这三个系谱狐戏的题材源流进行了翔实考证,指出玉藻前系谱源自玉藻前传说,受到了中国妲己故事的影响; 信太

  【摘要】本文全面搜集了日本历史上曾上演过的所有狐戏剧目,在此基础上根据题材特征把这些狐戏剧目主要分为玉藻前系谱、信太妻系谱和稻荷神狐系谱,然后分别对这三个系谱狐戏的题材源流进行了翔实考证,指出玉藻前系谱源自玉藻前传说,受到了中国妲己故事的影响; 信太妻系谱取材于日本的古老传说“葛叶”故事,是日本狐妻故事模式的典范; 稻荷神狐系谱的狐戏是日本稻荷信仰孕育出来的产物‍‌‍‍‌‍‌‍‍‍‌‍‍‌‍‍‍‌‍‍‌‍‍‍‌‍‍‍‍‌‍‌‍‌‍‌‍‍‌‍‍‍‍‍‍‍‍‍‌‍‍‌‍‍‌‍‌‍‌‍。

  【关键词】日本狐戏; 源流; 谱系

文学发展

  狐戏是日本传统戏剧以及民俗艺能中经常上演、经久不衰的一类剧目,即使是今天,也经常会看到上演诸如文乐《芦屋道满大内鉴》、能剧《杀生石》等狐戏,颇受人们的喜爱‍‌‍‍‌‍‌‍‍‍‌‍‍‌‍‍‍‌‍‍‌‍‍‍‌‍‍‍‍‌‍‌‍‌‍‌‍‍‌‍‍‍‍‍‍‍‍‍‌‍‍‌‍‍‌‍‌‍‌‍。 通过查阅、检索诸如《歌舞伎上演年表》《文乐上演年表》《能乐剧目一览》《日本民俗艺能事典》等各剧种上演年表及各种剧目考索类书籍,全面统计了日本历史上曾上演过的狐戏剧目,并根据题材特征将这些狐戏剧目主要分为三个系谱:玉藻前系谱、信太妻系谱、稻荷神狐系谱,以下详细阐述。

  一、玉藻前系谱

  玉藻前系谱的狐戏,顾名思义是敷演九尾妖狐玉藻前故事剧目。 玉藻前传说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日本中世时期,《神明镜》(14世纪末)、《下学集》(1446年)、《卧云日件录》(享德二年〈1453〉正月二十五日条)等文献资料中均可看到玉藻前相关记载,但均比较简略。 室町时代的系列玉藻前物语,如《玉藻草子》《玉藻前物语》《玉藻前》等,故事生动翔实,大致讲的是:久寿元年,一位叫作玉藻前的美女出现在鸟羽院的御所,她才华横溢,美貌绝伦,很快得到了鸟羽院的专宠。 一日,鸟羽院在清凉殿举行晚宴,侍奉在侧的玉藻前突然通身发出亮光。 不久,鸟羽院便得怪病,遂召请阴阳师安倍泰成占卜,结果发现是玉藻前所致。 原来玉藻前是下野国那须野八百岁的老狐所变,该狐身长7尺,有二尾,它原本是天竺国的冢神,蛊惑斑足王作恶,后又到中国,幻化成周幽王的王后褒姒,魅惑幽王败失政权,命丧黄泉。 而今该妖狐又来到了日本,企图破坏佛法,颠覆日本王权。 于是泰成决定做泰山府君祭,法事进行到一半,玉藻前就现出狐原形,逃往那须野去了。 朝廷派武将上总介和三浦介前去猎杀狐妖,但该妖狐神通广大,很难捕捉。 于是,他们先练习追犬骑射,以待时机射狐。 一天,当三浦介打盹小憩时,一个妇人出现在他梦里,向他乞饶。 三浦介惊醒,觉得猎狐的时机到了。 果然,此次一举成功射杀了妖狐。 妖狐死后,腹部现出佛舍利子,献给了鸟羽院,头颅里现出一块白玉,归三浦介所有,尾尖有红、白二针,上总介把红针供奉到清澄寺,把白针献给了源赖朝。 [1]

  可以看出,在日本中世时期,玉藻前的前身是:天竺国斑足太子的冢神——周褒姒——日本的玉藻前,这样流转于三国间的狐妖。 把视野放到中国,魅惑西周幽王的褒姒,和殷商纣王时期的妲己,都被看作是祸乱朝纲之女,但在这里却没有看到妲己的名字。 尽管如此,在中世之前,妲己的狐变妖妇的传说早已传入日本,这一点通过大江匡房晚年(1102-1107)作品《狐媚记》可以看出端倪,《狐媚记》中载:“殷之妲己、为九尾狐”[2],说明妲己故事早在中世之前就已传入日本。 况且,从玉藻前的故事模式来看,都是九尾狐幻化作美女,魅惑君王,这明显是受到了妲己故事的影响,这一点已经得到中日学术界的论证,无须赘述。

  另一方面,在该时期,玉藻前故事也开始进入戏剧界。 日本艺人在玉藻前故事的基础上,引入杀生石及源翁传说,创作了经典能剧《杀生石》,玉藻前故事更广为人知了。

  进入江户时期,玉藻前故事开始积极吸纳中国小说、佛教神话传说等,故事面貌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通俗武王军谈》(1705年刊)引入了明代小说《封神演义》中的妲己故事,构建了九尾妖狐变身为殷商的妲己、天竺的花阳、周朝的褒姒,以及日本的玉藻前,祸国殃民的故事,该小说规模宏大,充满了神秘的异国神话色彩,受到日本人的极大喜爱。 随之还衍生出了两部非常有名的玉藻前长篇通俗读物,高井阑山在1803—1805年间撰写刊行的《绘本三国妖妇传》,以及冈田玉山1805年刊行的《绘本玉藻谈》,这两部通俗读物对历来玉藻前故事做出了几大改变,首先是将妖狐在中国的身份设定为妲己,并使用多数篇幅、极尽笔墨对她的恶行进行大肆渲染、详尽描绘,如“设炮烙之刑”“置造虿盆”等,妲己在极尽残虐之后,终被斩杀,后又辗转来到天竺,明确其名为“华阳夫人”,身份设定为斑足王的宠妃,这一点和中世时期明显不同。 此外,还详细介绍了华阳夫人如何蛊惑斑足王破坏佛法、残害忠良。 在其妖狐身份暴露之后,它又来到了日本,化身为玉藻前,之后的故事情节和中世时期的玉藻前故事并无多大差别。

  随着这些小说、通俗读本的先后刊行,玉藻前故事愈发广为人知了,竟掀起了一股玉藻前热潮。 在此背景下,日本演剧界也开始竞相敷演玉藻前故事了。 享保初年(约1716—36),文乐剧作家纪海音在能剧《杀生石》的基础上改造、创作了木偶净琉璃《杀生石》,该剧在敷演猎狐首领总之介和三浦介两个家族两代人的恩怨情仇纠葛中,嵌入玉藻前故事,剧情较之能剧更为复杂。 该剧上演很成功,博得了很高的人气,之后反复上演,也刺激了其他玉藻前题材的相关剧目的诞生。 1751年正月,由浪冈橘平、浅田一鸟等多人共同创作的木偶净琉璃《玉藻前曦袂》在大阪富竹座上演。 不久,该剧经近松梅松轩、佐川藤太改作,于1806年3月,更名为《绘本增补 玉藻前曦袂》在大阪鹤泽伊之助座上演。 次年6月,胜俵藏创作的歌舞伎《三国妖妇传》在江户市村座上演。 1811年7月四世鹤屋南北创作的《玉藻前尾花锦绘》在江户市村座上演。 1821年7月四世鹤屋南北的另一部歌舞伎《玉藻前御园公服》在江户河原崎座也正式上演……妖狐玉藻前除了活跃在这些传统戏剧舞台上之外,还经常出现在日本的民俗艺能中,最具代表的是日本各大神社上演的神乐剧目《恶狐传》,也是在敷演玉藻前故事,但较之传统戏剧,玉藻前神乐舞台呈现显得原始而粗犷,又略带滑稽感,这或许与神乐的娱神性质有关吧。

  二、信太妻系谱

  信太妻系谱的狐戏是以敷演葛叶(或称为信太妻)故事为特征的剧目。 信太妻故事流行于中世时期,一直主要以说经形式流传着,直到近世,才被改编成净琉璃和歌舞伎的脚本。

  信太妻故事的雏形最早见于平安初期的《日本灵异记》(上卷第2话),故事讲的是:

  钦明朝时期,美浓国大野郡一男子在野外遇见一个美貌的女子,二人情投意合,遂结为夫妇,没过多久女人就生了一个男孩。 一天,当女人刚走进磨房,家里饲养的一只狗就猛扑过来,女人惊恐之中变回狐原形,飞跳上了屋檐。 男人见状惊愕不已,但仍然说道:“我们之间已经有了孩子,尽管你非人类,我还是不能忘记你,你随时回来睡吧。 ”于是,那之后狐时常变作人形回来。 丈夫对狐妻非常眷恋,还把孩子改名狐,姓为直,这就是美浓国的叫作狐直的祖先。 该狐子也显然异于常人,他力大无比,行走如飞。 [3]

  这是日本最早的人狐婚恋故事模型,在此基础上,人们又添加、附会了阴阳师安倍晴明的传奇故事,室町中期《簠簋抄》有相关记载:

  晴明的母亲是神明的化身,她幻化成艺妓游走于诸国。 当她来到常陆国的猫岛时,在此地逗留了三年,生下清(晴)明。 清明三岁时,母亲留下一首诗就离开了,诗曰“如若思我,至于和泉,信太森中,其名曰葛叶”。 之后,清明上京,根据母亲所留诗句,来到和泉国的信太森‍‌‍‍‌‍‌‍‍‍‌‍‍‌‍‍‍‌‍‍‌‍‍‍‌‍‍‍‍‌‍‌‍‌‍‌‍‍‌‍‍‍‍‍‍‍‍‍‌‍‍‌‍‍‌‍‌‍‌‍。 信太森中有一座稻荷神社,里面供奉着葛叶明神,清明上前祭拜祈祷。 遂见一只老狐出现在他面前,自言说是他的母亲,也就是信太明神。 [4]

  可以看出,《簠簋抄》主要突出的是晴明与葛叶狐的血缘关系,而对葛叶故事中“人狐婚恋”处理得非常简略,甚至都没有交代晴明父亲的名字,也没有说明母狐为什么离开,更没有对母狐别子的悲痛场面进行只言片语的描述。

  进入江户时代,以葛叶、晴明故事为基点的作品大量涌现出来,内容更加丰富。 浅井了意创作的假名草子①《安倍晴明物语》便是其中一部代表性的作品,该书明确交代了晴明父亲的身份,他是信太森附近的摄津国人,名叫安倍保名。 此外,与《簠簋抄》相比,该作品开始关注到了人物的内心情感,对母子别离、家人离散的悲伤情感都进行了渲染描述,这是与《簠簋抄》明显不同的地方。 尽管这种倾向还不太明显,力度还不够,但却为后来演剧界创作“葛叶狐别子”戏提供了思路。 事实上,这里的“别子”场面确实被后来的古净琉璃《信太妻》完美继承了下来,经过净琉璃艺术手段的润色加工,成功打造出一段经典的“别子”折戏,经常单独上演。

  葛叶故事的传承与发展,为演剧界葛叶题材剧目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1678年,享誉日本演剧界的古净琉璃《信田妻》(也作《信太妻》)诞生,其初演时间不详,这里根据山本角太夫正本[5]将剧情概括如下:

  平安中期,摄津国一个名叫安部保名的人,他去和泉国参拜信田明神的时候,救了一只狐狸。 该狐狸遂化作一个美貌女子嫁给了保名,婚后生下一子,取名为安部童子。 转眼七年过去,一个深秋日,狐妻看庭院里盛开的菊花太过入迷,一时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变回了狐原形,这一幕刚好被童子看到了。 由于身份暴露,狐妻只好留下诗一首,“如若思我,至于和泉,信太森中,其名曰葛叶”,便回信太森去了。 保名回家看到诗,明白了一切,悲痛欲绝,于是带着童子去信太森寻找妻子。

  狐再次现身,将一个黄金箱和水晶玉(能听见鸟声兽语的咒物)交给父子二人,从此别过再不相见。 那之后,童子勤修天文道,用母亲的遗宝治好了天皇的病,被任命为皇家阴阳师,并被赐名为晴明。 芦屋道满嫉妒晴明,上奏谗言,要和晴明对决占卜,结果败给晴明。 被道满杀害的晴明的父亲保名突然出现,向朝廷上奏道满的恶行,道满被斩首,晴明被封为天文博士,荣兴万代。

  在该剧的影响下,净琉璃、歌舞伎都争相推出一系列葛叶题材的剧目。 1699年9月的歌舞伎《しのだ妻後日》、1713年7月的歌舞伎《しのだ妻嫁比べ》,这两部剧作剧情均不详,但根据其主要出场人物及外题提示可知,都取材于古净琉璃《信田妻》,但人物更多,故事情节更复杂。 1713年文乐作家纪海音创作了《信田森女占》,是古净琉璃《信田妻》的改作,但与古《信田妻》不同的是,该作淡化了原作的梦幻气氛,加重了公家内部的矛盾纠纷色彩。 1734年,大阪竹本座上演了净琉璃《芦屋道满大内鉴》,该剧是由竹田出云所作,较之以往的葛叶剧目,该剧结构更为庞大,剧情更为复杂,场面变化更多样化,可以说该剧是葛叶系谱剧目的集大成之作,也是净琉璃中的一大名作,经常上演,广受人们的好评。 尤其是其中的“狐别子”一折,明显受到了古净琉璃《信田妻》的影响,情感刻画极其细致入微,令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三、稻荷神狐系谱

  稻荷神狐系谱,即有稻荷神狐出场的狐戏剧目,这类剧目是日本稻荷信仰孕育出来的产物。在日本,稻荷与狐是极其自然地结合在一起的。 稻荷是掌管人类食粮的谷物神,而狐仅仅是稻荷神的使者,但进入日本近世时期,狐和稻荷神重合的倾向增强,即提到稻荷神,日本人自然想到的是狐。 那么,狐缘何能荣升为稻荷神的神使,受到人们的尊崇? 有几种说法,一说是农耕时代,稻谷是日本人赖以生存的最重要的食粮,而稻田的鼠害则主要是依靠狐来消除,因此,狐自然成为日本农民心目中的护粮英雄,成为人们崇拜的对象。

  另一说是,狐的日语读音“キツネ”和日本原始宗教相关。 “キツネ”的古日语是“ケツネ”,其中,“ケ”是食物,“ツ”相当于日语中的助词“の”,“ネ”是“根元灵”,即最本源的神秘力量,合起来即食物灵。 再则,稻荷神是掌管人类食粮的谷物神倉稻魂命,又名御馔津神,其中的“御馔津”读作“ミケツ”,而“ミケツ”对应的汉字也可写作“三狐”,于是,在日本的俗信当中“谷物神”也被称之为“三狐神”。 如此,狐便与稻荷紧密联系在一起,受到日本人的崇拜。

  这种稻荷神狐信仰反映到演剧里,便衍生出了各种稻荷神狐登场的狐戏剧目。 如,敷演稻荷山神狐协助三条宗近铸造御剑的能剧《小锻冶》,以能剧《小锻冶》为蓝本的里神乐《神剑幽助》; 敷演神狐护鼓救姬的净琉璃《天鼓》; 危急时刻,神狐助八重姬渡江救恋人的《本朝廿四孝》等,这些狐戏中,当人类处于某种困境或危难之中时,稻荷神便会化作神狐模样,运用超凡的神力助人达成心愿,或脱离困境,这显然是日本人现实生活中的稻荷信仰的艺术呈现。

  此外,稻荷神狐还经常出现在各大民俗艺能中,如,民间举行的各种风流舞、狮子舞、门付艺中总会看到一个特殊的嘉宾—神狐,艺人们扮作神狐模样,模仿狐的动作跳狐舞,这是稻荷信仰在日本民间广泛渗透的结果,人们认为狐是稻荷神、农神、福神的化身,能带给人们五谷丰登,能为人招福纳祥。

  以上分别追溯、考察了三个谱系狐戏的题材渊源,可以看出,玉藻前系谱的狐戏题材取材于玉藻前传说,该传说以江户时期为分水岭,在这之前故事的重点在日本,从中世时期的能剧《杀生石》中便可以看出些许端倪,剧中对于玉藻前的前身在异国发生的故事敷演的相当简略。 而进入江户时期,玉藻前传说开始吸纳中国妖狐妲己的故事,玉藻前故事面貌发生了较大转变,对于异国妖狐故事描述得更生动详细了,在此背景下产生了一系列规模宏大的玉藻前题材的歌舞伎、净琉璃剧目。

  文学方向评职知识: 文学类的学报

  信太妻系谱的狐戏是日本狐妻故事模式的典范,取材于日本的古老传说葛叶故事,葛叶故事最初是以说经形式流传,到了近世被逐渐改编成净琉璃和歌舞伎脚本。 稻荷神狐系谱中的狐是稻荷神的化身,在剧中承担着助人达成心愿,脱离困境的职责,此外,稻荷神狐还经常出现在日本的民俗艺能里,人们通过这些艺能活动,表达着希冀五谷丰饶、吉祥平安的愿望。

  注释:

  ①日本江户初期时兴的一种散文读物,用假名或假名夹杂日语汉字写成。

  参考文献:

  [1]横山重,松本隆信共编.室町时代物语大成(卷九)[M].角川书店,1981.

  [2]山岸德平,竹内理三等.古代政治社会思想[M].岩波书店出版,1979.

  [3]景戒(著).日本霊異記[M].春和日男等(校注),岩波书店,1967.

  [4]真下美弥子,山下克明.簠簋抄,深泽辙编.日本古典伪书丛刊(第三卷)[M].现代思潮新社,2004.

  [5]藤泽卫彦.日本伝説研究(第5卷)[M].六合馆,1931.

  作者简介:刘艳绒,女,汉族,陕西渭南人,东华理工大学讲师,中央戏剧学院在读博士生,研究方向:东方戏剧、日本民俗文化。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uebaoqk.com/xblw/7365.html

《日本狐戏源流考证与谱系整理》

学报期刊咨询网

专业提供学报论文发表咨询平台

学术咨询正当时

百度十下,不如咨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