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咨询服务正当时学报期刊咨询网是专业的学术咨询服务平台!

热点关注: 如何证明自己发表的论文见刊了 可以快速见刊的普刊有哪些? 大学学报哪些比较容易发表论文
当前位置: 学报期刊咨询网学报论文范文》黄宗忠图书馆学教育思想研究

黄宗忠图书馆学教育思想研究

发布时间:2021-05-20 15:37所属平台:学报论文发表咨询网浏览:

摘要黄宗忠先生从事图书馆学教育36年,经历了我国图书馆学教育发展若干重要的发展阶段。黄宗忠的图书馆学教育思想主要体现在他从国家科学教育和文化事业发展的高度认识图书馆学教育的重要性,他认为创新学科体系是图书馆学教育发展的方向,创新学术体系是图

  摘要黄宗忠先生从事图书馆学教育36年,经历了我国图书馆学教育发展若干重要的发展阶段。黄宗忠的图书馆学教育思想主要体现在他从国家科学教育和文化事业发展的高度认识图书馆学教育的重要性,他认为创新学科体系是图书馆学教育发展的方向,创新学术体系是图书馆学教育内容改革的核心,图书馆学教育要采用多种人才培养模式,要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要重视师资队伍的建设,图书馆学教育既要国际化又要本土化。黄宗忠图书馆学教育思想的启示在于,从事图书馆学教育要不忘初心,信念坚贞;要与时俱进,守正创新;要把教学与科研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

  关键词:黄宗忠;图书馆学教育思想;图书馆学教育史

图书馆论文

  0引言

  黄宗忠(1931-2011)先生是20世纪后半叶和21世纪初在国内外有重要影响的图书馆学家、图书馆学教育家。他1955年考入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1958年毕业留校任教,1994年离休。离休后继续从事图书馆学研究,直至逝世。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学术生涯中,先生留下了10部学术著作(教材),200余篇论文,内容涉及图书馆学基础理论、图书馆事业、图书馆学情报学教育、图书馆管理、文献资源建设等领域。作为图书馆学教育家,他从1958年立身杏坛,1960年担任图书馆学系党总支书记,1972年任图书馆学系主任,1984年出任图书情报学院副院长,1988年卸任以后继续执教至1994年,教学生涯长达36年。

  图书馆论文范例:网络时代图书馆读者服务工作发展对策

  这期间,他亲历了我国图书馆学教育的跌宕起伏,领导了历史转折中武汉大学图书馆学教育的变革与发展,从而留下了对图书馆学教育的许多思考。近年来,对黄宗忠在图书馆学领域的卓越贡献、黄宗忠图书馆学思想的研究已有不少成果问世,代表性的成果如吴仲强的《黄宗忠及其图书馆管理学思想研究》、王晓燕的《新世纪10余年黄宗忠先生图书馆学思想述略》、黄筱玲的《继往开来承前启后——黄宗忠主要学术思想微探》等。

  但是对黄宗忠的图书馆学教育思想的专题研究尚付阙如。2020年是黄宗忠先生服务终生的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的百年华诞,也是中国图书馆学教育创建百年纪念,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回顾和总结先生的图书馆学教育思想,对于我们继承和弘扬我国图书馆学教育的优良传统,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探索图书馆学情报学教育前行的方向和道路,具有重要的意义。

  1黄宗忠图书馆学教育思想的实践来源

  黄宗忠的图书馆学教育来源于他长达36年的图书馆学教育实践。这30多年里,中国的图书馆学教育随着风云变幻的中国社会波澜起伏,既有顺利前进、繁荣兴旺的高潮,也有遭遇挫折、萎缩停顿的低谷。在时代的大潮的起伏中,黄宗忠的图书馆学教育实践大体上可分为3个阶段。

  1.1初立杏坛经风雨:1958-19661958年,黄宗忠留校任教,开启了图书馆学教学与研究生涯。他勤奋思考,努力钻研,工作不久就担任“图书馆学基础理论”、“社会主义图书馆学概论”等课程的教学。他重视教学与实践相结合。1958-1959年,组织系里的师生编写了“武汉大学图书分类法”。1958年,他带领学生下乡下厂实习,广泛调查了浠水的农村图书馆和黄石的工厂图书馆。1960年,黄宗忠被任命为系党总支书记,与徐家麟、孙冰炎等系领导一起着手教学改革,不仅为武汉大学的图书馆学重新编制了教学计划,重新编写了部分教材,还将经验推广到全国。黄宗忠向高等教育部提出统一规划全国图书馆学教学计划和教材的建议并被采纳。

  在他的主持下,武汉大学与北京大学合作重新制定了图书馆学专业的教学计划,编写了《图书馆学引论》、《目录学》、《读者工作》、《藏书与目录》等一系列的新教材,为全国图书馆学专业的教育教学做出很大贡献。1960年武大开办了图书馆学函授教育,在武汉、南昌、长沙等多地招收图书馆在职人员入学,学制三年,招生两届[1],为全国图书馆培养了一批专业人才。这一阶段的图书馆学教育,整体而言是在发展和前进的,但也受到了极“左”思想的干扰,因而在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方面不免有时代的局限性。黄宗忠初立教坛,满怀激情投身图书馆学教育,无疑也受到时代大潮的影响。但这段经历对于他树立图书馆学教育要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图书馆学教育要与实践相结合的教育理念,是具有重要作用的。

  1.2困难之中贵坚持:1966-19761966年,“文革”爆发,高等教育首当其冲,与各高校一样,武汉大学图书馆学专业也停止招生,教学与科研工作完全停顿,教师队伍几近解散。黄宗忠作为系党总支书记因“执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受到严厉批判,并被送去“劳动改造”[2]。

  1968年,“工宣队”和“军宣队”进驻武汉大学,决定要撤掉图书馆学系,黄宗忠与皮高品、王远良等人据理力争,但图书馆学系还是在1970年被撤掉。1972年,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恢复,并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其时,黄宗忠担任了图书馆学系主任[3]。他全身心投入到学科建设和教学管理工作之中,在极为困难条件下,带领图书馆学系师生努力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开展教学活动,从1972-1976年,他主政下的图书馆学系培养了学生295人[4]。“文革”十年,中国高等教育受到严重破坏,图书馆学教育自然未能幸免。但是在面临重重困难的情况下,黄宗忠带领着他的一批同事始终坚守图书馆学教育阵地,使图书馆学教育的基本格局得以维持。这种在困境中的坚守,为“文革”结束后黄宗忠在图书馆学教育中大胆的改革创新提供了信念基础。

  1.3于变局中开新局:1977-19941976年“文革”结束,1977年恢复中断十一年的高考制度。1978年,一大批通过高考的大学生进入大学校园。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我国高等教育迈进一个全新的阶段。在这历史的大变局中,黄宗忠以武汉大学图书馆学专业领导者的远见卓识,与彭斐章、傅敬生、严怡民等一道,带领图书馆学系开启了快速发展模式。黄宗忠和他的同事们深谋远虑、屡开先河,在全国范围内率先革新图书馆学专业的教学内容、创办了全国第一个科技情报专业、第一个图书发行管理学专业,复建了档案学专业,建立了完善的学科体系。1984年成立了全国第一家图书情报学院——武汉大学图书情报学院。

  在此期间,黄宗忠依旧十分重视专业课教学,一直主讲“图书馆学基础”“图书馆管理学”等专业核心课程,并先后出版了《图书馆学导论》、《图书馆管理学》、《文献采访学》、《文献信息学》等教材与著作,其中的《图书馆学导论》荣获国家教委颁发的“全国优秀教材奖”。他于1979年开始招收“图书馆学基础理论”和“图书馆管理学”两个方向的研究生[5],至1994年退休,一共为国家培养了33名硕士研究生。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是中国一个意义深远的历史转折年代,也是新中国图书馆学教育第一个黄金时期。黄宗忠是这个年代图书馆学教育的主要领军人物之一。他关于图书馆学教育的很多理性思考,都来自于这一时期内容宏阔而又鲜活生动的图书馆学教育实践之中。

  2黄宗忠图书馆学教育思想内容体系

  2.1图书馆学教育关系到国家科学教育和文化事业的发展

  1955年,黄宗忠选择图书馆学作为他的高考志愿之时,就对图书馆与社会的关系有自己的认识。他认为图书馆是人类知识的宝库,是学校教育之外学习场所和教育机构,图书馆事业发展关系到提高全民的科学文化水平[5]。留校工作后,他始终关注着图书馆学教育与社会的互动关系,努力使图书馆学教育与国家的政策方针保持一致。他认为加速图书馆队伍的革命化,对于提高和改进图书馆的工作非常重要[6]。

  在“文革”中,图书馆学专业教育的存在遭受质疑,他明确表达观点,认为国家不能没有图书馆,图书馆事业是国家的重要文化事业,而图书馆需要专业的人才去管理,图书馆学教育必须要培养这方面的人才[3]。改革开放后,他提出要实现中国图书馆的现代化,提高全民的科学文化水平,培养一支一定数量的、政治思想好的、业务水平高的图书馆干部队伍非常重要。图书馆学教育是基础,可以为图书馆的发展提供干部保证[7]。

  1979-2010年,他先后多次发表文章回顾和展望我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多次强调加强图书馆队伍建设,提高馆员素质,是图书馆事业发展的重要条件[8]。黄宗忠秉持图书馆教育事关国家科学教育和文化事业的发展的教育观念,提倡图书馆教育应该适应国家的国情与需求,并努力推动着中国图书馆学教育事业的发展壮大。

  2.2创新学科体系是信息时代图书馆学教育发展的方向

  黄宗忠长期担任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的领导。1973年,他随中国图书馆代表团赴美访问考察,目睹了美国图书馆采用的先进技术,也感受了国外图书馆学教育的先进理念,深受启发。面对世界新技术发展潮流,黄宗忠意识到传统的图书馆学学科体系和教育内容已经不适应图书馆现代化的发展。

  因此从1974年起,他就带领同事开始探索图书馆学教育的改革和新的学科发展方向。所采取的举措是,一方面加强图书馆学系本身的建设,修订教学计划,新开设图书馆现代技术、图书馆管理学、比较图书馆学、计算机在图书馆的应用、检索语言、科技文献检索、缩微资料与视听资料的存贮利用,文献保护学等课程,并建立现代技术、视听资料、缩微复印、图书保护等实验室,引导图书馆学教育从传统开始走向现代化。另一方面,他致力拓宽图书馆学教育的学科体系。从1977年起,图书馆学系先后引进严怡民、张琪玉、王昌亚等优秀的情报学专家,在全国率先建立了科技情报专业,并创立了计算机实验中心。

  2.3创新学术体系是图书馆学教育内容改革的核心

  黄宗忠注重对图书馆学的研究。他认为开展图书馆学研究,创新学术体系是图书馆学教育的基础,只有加强对图书馆学的深入研究,教育质量才会提高[7]。

  黄宗忠始终坚持以科研带教学,以学术研究支撑和促进了教学内容的改革。黄宗忠的学术成就主要在以下几个领域:在图书馆学基础理论方面,20世纪60年代,黄宗忠连续发表《关于图书馆学的对象和任务》、《试谈图书馆的藏与用》《对图书馆学几个问题的初步探讨》等文章,提出图书馆学研究对象的“矛盾说”,认为图书馆藏与用的矛盾就是图书馆学特有的研究对象。这一理论从哲学层面,运用科学的方法论研究图书馆学理论,不仅深化了图书馆学理论内涵,而且丰富了图书馆学的教学内容。1988年,《图书馆学导论》出版。

  这是他通过长期的教学和科研积累,开拓性地运用现代科学方法,全面而系统的阐述了图书馆学理论的扛鼎之作。该书不仅为图书馆学教学提供了经典的教材[11],也向世界打开了中国图书馆学的大门[12]。在图书馆现代化方面,1978年,黄宗忠率先在国内开展了图书馆现代化问题的研究,并提出了图书馆工作的标准化、图书馆组织的网络化、图书馆技术的自动化、图书馆学研究的系统化几个内容,认为开展图书馆现代化研究是新时期图书馆学的重大课题[13]。

  这一前瞻性的研究成果为图书馆学教育课程的调整提供了方向。在图书馆管理理论方面,黄宗忠立足于我国图书馆管理的实践,将中外管理理论应用于图书馆管理,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图书馆管理理论体系。他的图书馆管理思想全面系统且不断创新,在较早一批研究图书馆管理理论的学者中,他的发文最多,论文的整体水平也较高[14]。他的著作《图书馆管理学》,不仅为中国大陆图书馆教育提供了一套优秀的教材,也在台湾地区出版,获得海峡两岸图书馆界认可[15]。在文献资源建设领域,黄宗忠的著作《文献信息学》是我国文献信息学建立的标志之一[16],是文献信息学的开山之作。该书内容丰富、论据充分,是一部集国内外文献信息学理论成果的概括性、总结性的著作[17],为文献信息学学科发展提供了教学内容。

  他的另一部力作《文献采访学》,比较全面系统地论述了文献采访工作和文献采访学,开拓性的介绍了古今中外文献采访工作与文献采访学的理论和实践[18],为文献采访学的教学提供了教材。不难看出,黄宗忠的研究具有开拓性、创新性和广泛性,其研究成果不仅在国内图书馆学的多个领域填补了空白,而且为图书馆学的教学提供了大量学术资源,这些资源以论文、讲义、教材、著作等形式直接作用于图书馆学教育教学之中。

  2.4图书馆学教育要采用多种人才培养模式

  改革开放后,我国图书馆事业进入繁荣发展的全新时期,图书馆事业的发展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黄宗忠十分了解我国图书馆学教育的短板,提出要学习和借鉴国外的经验,对我国图书馆学教育进行的改革的重要见解。针对教育结构改革,他提出应改革单一的教育模式,采用多种形式、分层次、分系统地培养各种人才,即正规教育和在职教育兼顾,开展本科、专修科、研究生、中专等多层次的图书馆学教育;根据条件,分初级、中级和高级进行人才培养,建立比较完善的图书馆学教学体系,按照不同行业图书情报工作的特点,培养适应不同需要的人才。

  针对学位制度改革,他提出扩大研究生教育规模,培养“双学士”或“双硕士”学位的专业人才,努力创造条件培养博士学位研究生;对于图书馆高级业务人员、图书馆管理人员、大学图书馆系或专修科师资等三类职业需求,可以有针对性地采取不同的培养方式。

  针对教学内容体系的改革,他提出改革传统图书馆学教学内容,逐步建立起图书馆学、情报科学、计算机科学相结合的新教学内容体系。另外,他还针对改进大学图书馆学本科教育、图书馆在职人员的继续教育、图书馆学专业师资队伍的建设等方面提出了改革建议[19]。黄宗忠认为,图书馆学专业人员的培养只有分出档次,才能满足不同类型、不同层次、不同工种或岗位图书馆工作的需要[20]。黄宗忠对图书馆学人才培养的全面规划和研究思考,对我国图书馆学教育体系的完善与发展起来建设性的作用。

  3黄宗忠图书馆学教育实践与思想的当代启示

  3.1从事图书馆学教育要不忘初心,信念坚贞

  黄宗忠先生抱负高远的理想追求和深沉的家国情怀,立志为国家培养图书馆学专业人才,一生奉献于图书馆学教育与研究,不图名利,甘于奉献,初心不改,信念坚贞。他对图书馆学的热爱、对知识的追求和对学术的敬仰凝聚在言传身教中,被称为“图苑的一面旗帜”。他超前的图书馆学教育思想对今天的图书馆学教育仍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进入21世纪以来,世界图书情报学教育在新的信息环境下面临着改革与创新的课题,于是以整合所有与“信息”有关的学科教育为目的的“iSchools运动”在欧美应运而生。然而iSchools运动“去图书馆化”的趋向也日益明显。近年来中国的图书馆学教育中出现了部分追逐潮流,模仿英美的现象[24]。

  黄宗忠这种将教学和科研放在同等重要位置的思想和实践在今天具体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近年来,由于教育评价体系、人才评价体系出现偏差,高校较为普遍地存在“重科研、轻教学”的现象,影响了人才培养的质量。因此,我们今天应该学习继承黄宗忠的教育思想,正确处理教学和科研的关系,做到教学和科研相互促进,一样也不能少。

  参考文献

  [1]刘锦山,黄宗忠.黄宗忠:老骥伏枥,志在千里[J].高校图书馆工作,2012,32(5):8-12,19.

  [2]罗德运.黄宗忠先生学行纪略[J].图书与情报,2002(1):41-47.

  [3]中原.贵在意志与毅力——黄宗忠同志剪影[J].黑龙江图书馆,1990(4):65-68.

  [4]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百年纪念丛书编委会.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校友名录(1920-2020)[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20:11-12.

  [5]韩淑举.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访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黄宗忠教授[J].山东图书馆学刊,2012(1):1-13.

  [6]黄宗忠.加速图书馆队伍的革命化,进一步提高和改进图书馆工作[J].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1964(3):73-87

  作者:肖希明,沈玲,李舒琼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uebaoqk.com/xblw/6512.html

《黄宗忠图书馆学教育思想研究》

学报期刊咨询网

专业提供学报论文发表咨询平台

学术咨询正当时

百度十下,不如咨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