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咨询服务正当时学报期刊咨询网是专业的学术咨询服务平台!

热点关注: 如何证明自己发表的论文见刊了 可以快速见刊的普刊有哪些? 大学学报哪些比较容易发表论文
当前位置: 学报期刊咨询网学报论文范文》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交叉领域的思考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交叉领域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1-09-24 17:00所属平台:学报论文发表咨询网浏览:

摘要:人工智能成为改变未来的机器,我们在大数据的时代体验信息的冲击。 浪潮下从工、商、医、教四个主要交叉领域思考大数据的智能,希望能对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有理性地认识和运用。 关键词:人工智能; 大数据; 交叉领域 自二战时期阿兰图灵破解恩尼格玛密码

  摘要:人工智能成为改变未来的机器,我们在大数据的时代体验信息的冲击‍‌‍‍‌‍‌‍‍‍‌‍‍‌‍‍‍‌‍‍‌‍‍‍‌‍‍‍‍‌‍‌‍‌‍‌‍‍‌‍‍‍‍‍‍‍‍‍‌‍‍‌‍‍‌‍‌‍‌‍。 浪潮下从工、商、医、教四个主要交叉领域思考大数据的智能,希望能对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有理性地认识和运用‍‌‍‍‌‍‌‍‍‍‌‍‍‌‍‍‍‌‍‍‌‍‍‍‌‍‍‍‍‌‍‌‍‌‍‌‍‍‌‍‍‍‍‍‍‍‍‍‌‍‍‌‍‍‌‍‌‍‌‍。

  关键词:人工智能; 大数据; 交叉领域

人工智能

  自二战时期阿兰·图灵破解恩尼格玛密码机带来胜利的曙光之后,人工智能初见苗头,1956年“人工智能”一词首次由约翰·麦卡锡等科学家在达特茅斯研讨会上提出,时至今日,人工智能经历了60多年的浪潮和洗礼,其中有曙光、有冰封,也有期望‍‌‍‍‌‍‌‍‍‍‌‍‍‌‍‍‍‌‍‍‌‍‍‍‌‍‍‍‍‌‍‌‍‌‍‌‍‍‌‍‍‍‍‍‍‍‍‍‌‍‍‌‍‍‌‍‌‍‌‍。 纵观当下,人工智能不仅仅是机器智能,在深度学习和推陈出新的算法推动下,其携手云计算、大数据、卷积神经网络等,攻破了自然语言语音处理、图像识别的瓶颈,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在认知科学、机器人学、机器学习等领域全面开花,人工智能涵盖了从基础层、技术层到应用层等多个方面,为人类文明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2]。

  人工智能论文范例: 人工智能发展背景下的口译职业路径

  人工智能包罗万象,在其基础上衍生的大数据“洪流”对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进行冲击,这些数字的价值已然超越了诸如金钱、财产、黄金、石油,甚至是土地。 然而,大数据技术也如同普罗米修斯盗得的圣火,一方面给人间带来温暖和光明,另一方面也有可能使自身被奴役甚至使人葬身火海[3]。 因此,当我们沉迷于大数据的海洋中时,我们是否有能力像蓝鲸遨游大海一样自由掌舵,是当今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存在的一个重大问题。 是“曲径通幽”还是“会当凌绝顶”,我们如何在大数据中“浮游”,而不是一味地扩充,需要理性看待与合理评价大数据对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影响。

  1.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与“工业革命”

  2020年刚刚结束的新一轮美国总统竞选上演了各种“国家闹剧”,为何特朗普在2016年赢得大选,而4年之后却无法连任? 时间推移,2016年他胜利的部分原因在于他利用了面临技术威胁的工业行业中工人们的焦虑,同时指责非法移民对美国及美国人资源和就业机会的占用[4]。 但在技术浪潮的挑战中,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才是占用的“根源”。

  早在18世纪60年代工业革命时期,机器取代人力,规模化工厂生产取代个体手工生产,即引发了人工智能数据的工业大变革。 从机械结构、电气控制等模块的设计和改良,车间机器人的智能化已可以代替人完成生产作业[5]。 通过智能化机器人可以减轻劳动负担,还可以用于环境检测[6]和实施救援[7]等,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

  这些“机器人”在为我们减负的同时确实也引发了“失业危机”,这种现象不仅于美国,日本、韩国和德国亦是如此。 我们也许可以形象一下,未来20或30年后,工厂中工伤几乎为“零”,完全实施机器人24小时作业,速度惊人,质量统一,而仅有的几个人使用简单的触摸界面对机器下达“命令”。 机器的发展已超乎我们对普通机械的认知,21世纪开发的三大机器人中大狗(Big Dog)解决了运动和重载运输问题,特别用于军事领域,被誉为“当前世界上最先进适应崎岖地形的机器人”; 亚美尼亚(Asimo)从人类如何移动上展现了机器人仿人运动; Cog具有了人类所特有的思考,由不同处理器组成的异种机互联网络形成了“大脑”。

  特斯拉——其除了是电动汽车和能源公司外,还是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领跑者之一。 其2016年已销售具有自动驾驶、自动自制和自动停车功能的电动汽车,但出于法律和伦理层面,驾驶员还是要坐在驾驶位上,但他可以做他想做的其他事,发短信、打电话或是休息,而不再是驾驶汽车。 我们可以不用担心酒驾,不用因为时间紧张而疲劳驾驶,不必为新手司机而变得脾气暴躁……汽车自动驾驶将让我们行驶得更规则、更安全和更“无聊”。 自动驾驶上的智能进化,使得自驾型派送车为商业化服务成为可能,还有自驾型飞行器也在被研发,通用、宝马、谷歌等公司一直在努力开发,通过无人机在您家门口投送包裹将对电子商务世界带来更多创造性方案。

  “如果你够走运的话,机器可以把你当成宠物。 ”虽为戏谑之言,却又饱含心酸。 工厂变得越来越自动化,但其仍需要人类专家,他们才知道如何监控传感器,知道在发生故障时如何进行修复,机器的运行离不开人的监控,只有人的思考才能有新产品的诞生以及高效的生产流程,我们与机器共存,是从体力中解放,但要从事脑力工作。

  2.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与金融的未来

  “数字蝶变”席卷金融行业各个领域[8],金融行业应用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先进信息技术,累积了非常多的客户信息。 通过大数据的帮助,金融公司在分析数据下寻找更多的金融创新机会。 在商业智能(BI)的辅助下,电信业可以对客服描述和定位及需求进行预测; 保险业可以在进行风险分析的同时进行损益判断; 银行业可以调整市场活动,建立信贷预警机制等等[9]。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让金融业形成了“以客户为中心”的模式。 与客户最密切的金融即是金钱,但是它们已经被“支付宝”和“微信”以及更多的电子支付方式取代,越来越少的人使用现金,数字金钱是否会完全取代物质金钱,我们很可能会发展为无现金社会。 那么首先“下岗”的是谁呢? 答案毫无疑问:银行。 巴克莱银行前首席执行官安东尼·詹金斯曾预测,对于工业化国家,银行员工和其分支机构在未来10年内会消失; 花旗全球视角与解决方案的一项研究预测,美国和欧洲的银行将在未来10年裁减约180万员工; 甚至2016年2月的一份丹麦银行家协会新闻稿表示,银行抢劫案数量连续第5年下降。 就支付领域而言,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如何利用大数据技术对跨越式发展的支付行业进行监管,成为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10]。

  在人工智能下,我们都有被银行自动回复或自会读取特定问题的“员工”惹恼过。 沟通技巧和财务知识同样重要,因此,银行业员工的下岗只是在基础性操作上,对于“专业咨询”,需要更多受过高等教育、具有更好沟通能力的员工。 目前,我国的多数银行还没建立“开放、共享、融合”的大数据体系,数据整合和部门协调等问题仍是阻碍我国金融机构将数据转化为价值的主要瓶颈。 大数据的整合、跨企业的外部大数据合作不可避免地加大客户隐私信息泄露的风险。 有效防范信息安全风险成为商业银行大数据应用中急需解决的问题。

  3.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与“专家系统”

  电子病历数据、医学影像数据、用药记录等构成了医疗大数据。 医疗数据不仅包括大数据的“4V”特点,即规模大(volume)、类型多样(variety)、增长快(velocity)、价值巨大(value),还包括:时序性、隐私性、不完整性和长期保存性。

  医疗大数据可以提供预警性,当数据发生异常时,通过一定的机制可以发出警告,从而迅速采取相应措施,及时解决问题[11]。 成立于1989年的美国胸外科协会(STS)数据库,至今已经涵盖了美国95%的心脏手术,收集了500万条手术记录[12]。 其中的先天性心脏手术(CHSD)数据库是STS数据库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北美最大的关注儿童先天性心脏畸形的数据库,被认为是医学专业临床结果数据库的金标准。

  近年来,基于CHSD数据库所进行的数据挖掘不断增加,大型数据库对提高医疗质量所起到的正向作用正在日益凸显。 如Welke等基于CHSD数据库探讨小儿心脏外科病例数量和死亡率之间的复杂关系[13]; Pasquali等基于CHSD数据库探讨新生儿Blalock—taussig分流术后的死亡率[14]; Jacobs等基于CHSD数据库采用多变量分析方法来研究病人术前因素的重要性[15]; Dibardino等基于CHSD数据库采用多变量分析的方法来探讨性别和种族对进行先天性心脏手术结果的影响[16]。 这些都是在医疗领域采用人工智能提供的医疗诊断,形成了“专家系统”,专家系统可以说是一种最成功的人工智能技术,它能生成全面而有效的结果。

  借助医疗大数据的平台,“专家系统”可以智能辅助诊疗、影像数据分析与影像智能诊断、合理用药、远程监控、精准医疗、成本与疗效分析、绩效管理、医院控费、医疗质量分析等。 不仅是数据平台,“达芬奇机器人”可以看成医疗的高精尖“人工智能”,它能缩短泌尿外科手术以及术后患者恢复时间,促进患者早期下床活动,减低并发症发生率[17]。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消化系统肿瘤、泌尿系统肿瘤、妇科肿瘤和心胸部肿瘤等手术中均有运用[18]。

  正是机器人,还有其他人工智能设备,如插入手表或衣服里的传感器、植入我们皮肤下的芯片,以及智能手机中装有各种“专家系统”的远程医疗、预防医学,甚至是器官的3D打印和虚拟现实治疗等的发展,让医学发生相应的转变,并使其逐步突破人类的传统健康概念,那么是否意味着医学将成为只有科学性,毫无直觉性的学科呢?

  我们携带的内部传感器和外部应用程序将成为我们的医生吗? “你好,医生”被“嘿,Siri”取代吗? 这不尽然。 医学必然将是向精准化发展,并更具个性化、参与性、预防性和可预测性。 医生不再是疾病的修理工,而是改善我们健康状况的顾问‍‌‍‍‌‍‌‍‍‍‌‍‍‌‍‍‍‌‍‍‌‍‍‍‌‍‍‍‍‌‍‌‍‌‍‌‍‍‌‍‍‍‍‍‍‍‍‍‌‍‍‌‍‍‌‍‌‍‌‍。 直观当下,我们还是被“看病难”所困扰,我们提出“分级诊疗”,是在拥有家庭医生、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的基础上再加上人工智能,以实现预期的健康监测、辅助诊疗和疾病筛查。

  4.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与教育变革

  面对各行业和各学科,教育作为传承文明和创新知识的载体,似乎被排除在人工智能之外。 就目前而言,人工智能与教育深度融合发展还存在技术基础不稳、教育数据缺陷、算法能力不足等现实问题[19]。 我国目前更想要做到的是在教育上消除“信息鸿沟”,促进教育公平、均衡发展。 因此,目前可以看到人工智能的教育多在于语言学习软件,通过虚拟技术和人工智能构建一个灵活的、可扩充的虚拟交互平台,设计多维虚拟场景和智能人工角色,实现不同场景下人机角色的交流和学习,提升学习者的口语能力和语感知识[20]。 这使得教师不再是唯一的知识传播者,任何互联网搜索引擎都将提供比教师所有的更多信息,并且可以更快捷地获取。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远程网络教育成了主要教学形式,互联网教育形式其实早在小学、中学和大学中运用,虚拟现实技术在教学领域的研究和探索也在全面展开。 谷歌已经开发一款VR纸板视图,并将研发的虚拟课程一起推向市场,使现实生活中在生物课上解剖一只青蛙成为一件容易且有趣的事,通过虚拟青蛙,学生们可以去除心脏和其他器官,而不再是象征性的抽象体验。 虚拟现实可以像互动游戏一样,比单一的在教室听老师授课带来更多乐趣和体验,学习效果可能更好。

  我们的学习是知识的积累,那么教育就是我们的库,荀静等结合自身情况对西安工业大学知识库构建进行探究,认为机构知识库在保存知识资产的同时,更重要的是促进学校知识资产的传播利用和管理,提升学校影响力和学术声誉[21]。 刘畅等通过对东北大学机构知识库服务的推广研究,了解到开放获取的概念和实践已经受到了广泛的认可,机构知识库不仅可以成为一个知识的存储库,也可以成为各个学科领域的学者进行在线交流的平台,提供个性化的增值服务,既有利于机构知识库的内容建设,也可以进一步促进学术交流和科研合作[22]。 知识库,即大数据的有机整合和有序利用,是学术成果、视频文档、实验数据等进行收集、长期保存、传播和提供开放利用的知识资产管理与教育服务[23]。

  5.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应用的共性需求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时代,海量的信息来自“五湖四海”,但都通过互联网络汇聚智能终端。 这些数据只会进一步增多,不仅仅是云存储,对于信息的进一步挖掘、处理、分析和利用,目标性结果才是我们最想要的信息。 全球包括IBM、微软、谷歌和亚马逊等一大批知名企业纷纷掘金大数据挖掘这一市场,大家都在开拓自己大数据分析平台。

  数据挖掘是大数据时代孕育的产物[24],是我们的共性需求,与传统的统计分析技术相比,数据挖掘有着自身的本质特征,数据挖掘是在没有明确假设的前提下去挖掘信息并发现知识。 数据挖掘所得到的信具有先前未知、有效以及可实用三个特征[25]。 数据挖掘的出现不是为了替代传统的统计分析技术,相反,它是统计分析方法学的延伸和扩展[26]。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数据挖掘被越来越多地应用于各个领域。

  6.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展望

  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相辅相成,在人工智能的加持下,海量的大数据输出优化的结果,使人工智能向更为智能的方向进步,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将在更多领域中击败人类所能够做到的极限。

  漫长的人类历史发展和进化,信息和人类一直“缠缠绵绵” “你追我藏”,因此,我们应该明白信息就是信息,我们需要的是“维基百科”,而不是仅仅的“维基”。 走出狭隘的信息资源,管理和洞察大数据,才是对数据的有用。 因为,我们早已告别了数据库放在一间房间的时代。 此刻不得不提蓝鲸法则——大数据之道:了解数据懂得利用数据的“浮力”才是关键; “以简约为目标”将数据最终形成洞察及行为; 可以通过“数据” “信息” “知识”流程式、组合式、直通车式各种需要的方式来获取[27],在简约中“印象”处理繁杂的大数据,使之“为我所用”。

  大数据战略在各国中都被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第二次集体学习时再次强调,要坚持数据开放、市场主导,以数据为纽带促进产学研深度融合,形成数据驱动型创新体系和发展模式,培育造就一批数据领军企业,打造多层次、多类型的大数据人才队伍[28]。 数据也是一门科学、一项技术,如果实验不能证明其具有可重复性和一般性,那它是没有科学依据,但是,任何一项科技,如果你坚信它必将改变社会和商业,选择从长期展望其发展并持续付出努力,那么就是一种战略选择[29]。

  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思维等固有“态势”被重刷,数据思维将为我们带来一个智能全新的世界观。

  参考文献

  [1][美]史蒂芬·卢奇,丹尼·科佩克.人工智能(第2版)[M].林赐,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8.

  [2]杨正洪,郭良越,刘玮.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技术导论[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刁生富等.重估:大数据与人的生存[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8.

  [4] [阿根廷]安德烈斯·奥本海默.改变未来的机器:人工智能时代的生存之道[M].徐延才,陈虹宇,曹宇萌,译.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9.

  [5]李兆亮.车间智能服务机器人[J].科技与创新,2020(3):5-7.

  [6]谢欣.智能机器人控制系统技术在环境监测中的应用[J].环境与发展,2020,32(10):86-87.

  [7]方子豪,刘栎汐,高海晖,等.适用多种环境的救灾勘探四足仿生机器狗[J].工业控制计算机,2020,33(01):75-76.

  [8]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大数据标准工作组,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大数据标准化白皮书(2020版)[M].信息技术研究中心,2020.

  [9]樊重俊,刘臣,霍良安.大数据分析与应用[M].上海:立信会计出版社,2016.

  [10]李华.大数据技术在支付行业监管中的应用分析[J].时代金融,2020(35):6-8.

  [11]滕琪,樊小毛,何晨光,等.医疗大数据特征挖掘及重大突发疾病早期预警[J].网络新媒体技术,2014,3(01):50-54.

  [12]Saxena A,Newcomb A E,Dhurandhar V,et al.Application of Clinical Databases to Contemporary Cardiac Surgery Practice:Where are We now? [J].Heart Lung Circ,2016,25(3):237-242.

  [13]Welke K F,O'Brien S M,Peterson E D,et al.The complex relationship between pediatric cardiac surgical case volumes and mortality rates in a national clinical database[J].J Thorac Cardiovasc Surg,2009,137(5):1133-1140.

  [14]Pasquali S K,He X,Jacobs J P,et al.Evaluation of failure to rescue as a quality metric in pediatric heart surgery:an analysis of the STS Congenital Heart Surgery Database[J].Ann Thorac Surg,2012,94(2):573-579,579-580.

  [15]Jacobs J P,O'Brien S M,Pasquali S K,et al.The importance of patient-specific preoperative factors:an analysis of the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 congenital heart surgery database[J].Ann Thorac Surg,2014,98(5):1653-1658,1658-1659.

  [16]DiBardino D J,Pasquali S K,Hirsch J C,et al.Effect of sex and race on outcome in patients undergoing congenital heart surgery:an analysis of the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 congenital heart surgery database[J].Ann Thorac Surg,2012,94(6):2054-2059,2059-2060.

  [17]李素媛,蔡金花,史又文.加速康复外科在达芬奇机器人辅助腹腔镜老年前列腺癌根治术中的应用价值[J].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2020,12(12):86-89.

  [18]张红萍.我国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肿瘤外科应用的文献计量分析[J].中国肿瘤外科杂志,2020,12(06):543-547.

  [19]张海生.人工智能与教育深度融合发展:逻辑、困境与策略[J].当代教育论坛,2021:1-8.

  [20]田烨.面向SELL语料库的AI虚拟英语教育训练系统研究[J].微型电脑应用,2020,36(12):42-44.

  [21]荀静,齐晓丽,訾红梅.西安工业大学机构知识库构建探究[J].智库时代,2019(01):112-113.

  [22]刘畅,刘雯,汤亚南.东北大学机构知识库服务推广研究[J].图书馆学刊,2018,40(10):45-49.

  [23]曾建勋,丁遒劲.基于语义的国家科技信息发现服务体系研究[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7,43(04):51-62.

  [24]于长春,贺佳,范思昌,等.数据挖掘技术在医学领域中的应用[J].第二军医大学学报,2003(11):1250-1252.

  [25]张永明.数字图书馆个性化信息服务研究[J].河南图书馆学刊,2010,30(03):30-31.

  [26]刘红菊.财务共享模式下基于大数据智能化的Z建筑企业管理会计报告生成优化研究[D].重庆理工大学,2019.

  作者:贺颖1 刘悄悄1 杨志杰1 梁宇红2*通讯作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uebaoqk.com/xblw/6932.html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交叉领域的思考》

学报期刊咨询网

专业提供学报论文发表咨询平台

学术咨询正当时

百度十下,不如咨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