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800558学报期刊咨询网是专业的学报投稿网,学报发表论文咨询平台!

热点关注:人文社会科学类核心学报经济科学类核心学报体育科学类核心学报
当前位置: 学报期刊咨询网 > 学报论文范文 > 李绮年银坛之旅:从“爱国明星”到“巾帼英雄”

李绮年银坛之旅:从“爱国明星”到“巾帼英雄”

发布时间:2020-03-05 18:35所属平台:学报论文发表浏览:

鸦片战争后,大量西方传教士进入中国,除了传播基督教相关教义之外,他们还宣传基督教男女平等的思想,认为中国的落后全因为中国女人之地位,尤较男人为下[1],他们创办报刊、兴办女校、变革中国妇女生活陋习,对传统女性观念带来了冲击,并在一定程度上启蒙

  鸦片战争后,大量西方传教士进入中国,除了传播基督教相关教义之外,他们还宣传基督教男女平等的思想,认为中国的落后全因为“中国女人之地位,尤较男人为下”[1],他们创办报刊、兴办女校、变革中国妇女生活陋习,对传统女性观念带来了冲击,并在一定程度上启蒙了新女性观念的形成。在“西学东渐”的热潮中,许多西方现代女权学说也开始被引入,并得到了思想界人士的认同与推动。比如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维新人士,他们主张要改变“早被总阀的组织排挤到社会之外”[2]的三千年妇女生活的历史现实,认为女性与男性一样“同为天地之菁英,同有无量之盛德大业”[3]。在思想界、社会进步人士的鼓励下,女性团体、女性报刊层出不穷,女权的声音不断被发出,辛亥革命前后十余年,女性团体约有35个,[4]主张妇女解放的女性报刊多达40多种[5]。女权学说逐步成为主流话语,并在其发展过程中融入天赋人权、国族建构等多种思想理论。

  也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尝试打破传统父权桎梏,走出家庭而投入社会各行各业中。尤其在五四运动之后,出现了许多新型女性职业,如女老师、女医生、护士、女招待、女售货员。20世纪20年代,中国电影正值蓬勃发展的年代,部分女性通过电影学校学习、电影公司公开招募进入了电影表演行业。女演员作为这一时期内最为光鲜亮丽的职业,她们中优秀代表会顺利成为令人瞩目的“女明星”。女演员(明星)不仅仅是作为女性的一种职业,其在银幕内外所塑造的形象都可上升为一种象征符号,具有一定社会文化意义。在中国早期女明星的研究中,对阮玲玉、胡蝶、周璇等著名影星研究较多,而对活跃于华南影界的女明星考察则相对较少。本文拟以“南国影后”李绮年为主要考察对象,首先以时间为线索,简要梳理她的生平轨迹。在此基础上,试图对“爱国明星”李绮年的形象塑造过程加以分析。并通过对她来沪所拍的两部历史题材影片进行文本析读,以探究银幕“女英雄”角色大热背后的社会、文化、历史因素。

万国公报

  一、李绮年生平:“阮玲玉第二”的前世

  今生1934年9月,由于经营不善,罗明佑决定收缩“联华”在上海以外的机构,准备集中在“联华港厂”的电影机器、人才,去往上海。“联华港厂”被裁撤,这也直接导致赵树燊与罗明佑曾拟筹建的“海外联华”计划的破产。“联华”决定不再投资“海外联华”,“海外联华”可免费借用“联华”厂房的方式进行合作。赵树燊对此大为恼火,不同意去上海拍摄粤语片,遂决定不再办“海外联华”,转而将美国的大观声片公司迁往香港。1935年前后,赵树燊集资在香港创办“香港大观影片有限公司”,开始着手拍摄《断肠人忆断肠声》(《昨日之歌》)。而此时,原先计划参与主演《断肠人忆断肠声》的女主角胡蝶影改投“天一”,“大观”不得不另外寻觅女主角,面向社会招请新人。恰逢此时,李绮年由澳门来到香港,看到了“大观”征求《断肠人忆断肠声》女演员广告。李绮年1914年生于广东,长在香港,原名李楚卿。17岁时,她曾流落到了澳门成为交际花,花名碧云霞。

  “李绮年最初,以温碧霞名悬牌于澳门福隆新街廿九号,花运颇红,埠中之豪商巨贤,莫不与之有杯酒之缘。”[6]而后,李绮年离开澳门,前往香港。在看到“大观”广告之后,遂应征,被赵树燊、关文清相中,认为她“声笑貌颇可人意”[7],遂在众多应征者中脱颖而出。“次日,树燊用大观公司名义,与她订立了三年合约。”[8]李绮年之所以能从普通人中脱颖而出,还有个重要原因:她与当红影星阮玲玉有几分相似,与此同时,李绮年还是“阮玲玉迷”,早在中学时期,她就是阮玲玉的影迷,会反复观看阮玲玉主演影片,有时候甚至会看五六遍。

  关文清回忆当时招考情形:“我问她欢喜看什么明星,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阮玲玉!’”[9]酷似阮玲玉的容貌、“阮玲玉影迷”身份,两种特质相重合,增加了新人李绮年的辨识度。进入影坛后,她所属公司则利用她身上的这一特质,进一步加以放大。1935年3月8日,著名影星阮玲玉自杀身亡之后,曾登了这样一篇报道:“阮玲玉之死讯传出后;联华电文致全国报馆及戏院,宣不再以阮玲玉之死作宣传,而其最后作品《国风》已在前一日完成,感激阮氏对公司的贡献;继阮氏后陈燕燕、王人美、黎莉莉等人艺术皆在阮氏之下,而公司则属意造就李绮年女士为接班人。”[10]在当时,阮玲玉是著名影星,有无数影迷和观众以及极高的知名度,尤其是她在最辉煌的时候自杀身亡,更是为她的人生增添了传奇色彩。在她死后,各大报纸也纷纷就她的自杀大做文章,因而,公司虽然在这里专门说明,“宣不再以阮玲玉之死作宣传”。

  颇有意味的是,又着重强调李绮年与阮玲玉内在的承继性,“公司则属意造就李绮年女士为接班人”,刻意把“阮玲玉接班人”的名号与李绮年联系起来,为初出茅庐的李绮年造势,以增加她的曝光度与知名度。此外,赵树燊、关文清还试着用演员速成方法来训练她——观摩大量影片、模仿影片女主角的表情、动作,对镜练习,并卓有成效。此时《断肠人忆断肠声》剧本已成,并改名为《昨日之歌》。该片成为李绮年银幕表演首秀,她在片中表现的可圈可点,“观众对她的印象很好”[11],她的演艺事业也打开了局面。影片公映后,收入上佳,在南中国和东南亚一带非常卖座。李绮年出名之后,一度身陷各种流言蜚语,甚至陷入与阮玲玉类似的情感官司中。较之阮玲玉更为幸运的是,她所在的“大观”并未因为流言蜚语放弃与她继续合作,反而让她出演《生命线》《摩登新娘》电影《女皇帝》海报《山东响马》等一系列影片。

  尤其是1935年《生命线》上映之后,她的过往与绯闻不再为大众所关注,而是被称为“爱国影星”。也正是在这样的事业发展势头下,在她与“大观”三年合同期满时,她的演技和声誉,已然可以和当年的阮玲玉媲美。到了20世纪二三十年代,李绮年成为港粤一带最为璀璨的明星,“在香港提起李绮年来,真是大名鼎鼎,地位着实可比得上当年的胡蝶,虽然没做过皇后,但也是一个大红大紫的明星”[12]。当时各大新闻媒体报道李绮年相关新闻、讯息时,皆将她称为“南国影后”。上海艺华公司看中了李绮年的影响力,用重金聘请她去上海拍摄国语片。

  1940年,李绮年由港抵沪,并出演了《女皇帝》《梁红玉》,皆为借古讽今的古装历史题材影片。紧接着,李绮年又拍摄了《天长地久》《现代青年》《贼美人》《风流寡妇》等四部现代时装题材影片。好景不长,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李绮年的电影事业就此中断。1942年,李绮年结婚,婚后息影。虽然在1948年想在香港影坛重新复出,出演《花香衬马蹄》,可成绩不甚理想。在1949年拍完《卖肉养孤儿》之后,李绮年彻底告别了电影生涯。在电影事业之外,李绮年也曾一直想在话剧界施展拳脚。话剧向来为她所喜,“她不仅爱好文艺,也爱好戏剧,在她拍戏的空暇中,时时叙集着戏剧界中的友人,研究着古装剧。

  她上演过《貂蝉》,她又新自排练着《王昭君》;《中旅》话剧在港演出,她也去看过,于是她对话剧感到兴趣,听说她已在筹备组织一个李绮年话剧团。”[13]在1938年,与“大观”合同期将至时,李绮年打算出资三千元,将与广州蓝白剧团的林擒、朱泉,和原先的话剧前辈刘火子,一同成立“新生话剧团”,专门在香港出演。李绮年担任团长并承担剧团财政开支,林、朱二人负责排演。[14]“新生话剧团”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后因人事问题,合作不得不搁浅。1942年,在暂别影坛后,李绮年又一次踏上了话剧舞台,领衔出演“新生剧团”的话剧作品《芳华虚度》。该剧是一部缠绵凄婉的悲剧,讲述的是一对有情人林蕾与梦青之间因为误会、阴差阳错导致的不能成眷属的故事。最终,林蕾在爱人死去之时获得了谅解,她和梦青的爱情也终于得到了世人的理解。该剧上映之后并未获得多大反响,李绮年的“新生话剧团”也经营惨淡。1949年,李绮年带领剧团去东南亚巡演时,在金边的一家旅馆,她吞食了过量的安眠药。最终她效仿了她的偶像阮玲玉,以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二、“爱国影星”:他塑与自塑之间

  纵观李绮年的一生,“阮玲玉第二”不仅是“大观”用以打造李绮年个人品牌的宣传策略,也成为她的人生真实写照。在《昨日之歌》上映之后,李绮年名声大噪,此时却传出了她曾在澳门福隆新街做妓女,并被某富商收为“偏房”的各色传言。尤其此时出现一名庄姓富商,在致李绮年的公开信中,以李绮年的个人隐私为要挟,要求她10天内回澳门,履行同居合同。庄姓富商此番荒唐行径,与张达民中伤阮玲玉、并将其告上法庭的做法如出一辙。关乎李绮年的谣言愈演愈烈,她在万般无奈之下,甚至动了自杀的念头。所幸的是,庄某的所作所为遭到了其妻妾子女的强烈反对,只好收回合同,不再张扬此事,李绮年这才获得了一线生机。与阮玲玉遭遇的不同之处在于,此时的总体社会环境已经发生了较大的改变。时值中国内忧外患之际,整个社会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此时,“大观”的关文清去日本考察影业,目睹日本城市“舸艦迷津”的景象,回忆起被迫《廿一条款》,“淞沪战争”与“沈阳事变”的耻辱。

  遂决定要拍部电影,以“唤醒同胞”[15]。因有感于孙中山《建国大纲》中将铁路网比为“生命线”,决定以此题材为剧本,并将“生命线”作为影片片名。吴楚帆、李绮年主演。影片制作完成后,原本已定在新世界戏院公映,却不料在送审过程中被港英政府禁映。该片被禁,与整个世界政治局势有密切关联,此时英国正困于希特勒政府,无暇东顾,并命令港英政府对日本采取“怀柔”政策,所有在香港有关日本人的新闻,皆用“××”代替,日本领事馆一旦抗议某件事,港英政府便取缔。影片《生命线》的剧情中,有不少影射日本侵略的细节,如在花影容演唱《天女散花》中,歌词中用“魔鬼久缠东北地”这句暗指日本侵略东北三省事实,因此,检察人员认为,影片抵抗意识影较强,予以禁映。“大观”认为,《生命线》只是鼓励青年抗敌,并没有指明敌人是日本。故再次上诉,经过“三司会审”(警察司、民政司、教育司联和审查)后,“由于该片没有明确入侵中国的敌人是谁,因而法庭最终判导演关文清上诉得值,撤销禁制令,批准影片以原装版本公映,”[16]一致通过解禁该片。《生命线》被禁事件反而为该片的上映造足了声势,获得了舆论的好评,“广州社会当局特给予奖状”[17]。华南地区的观众对该片也很有热情,“连日满座,轮票长龙”[18]。该片盛极一时,此时主政广州的“南天王”陈济棠甚至让借陈公馆给家人试映该片,陈母看后连声称赞,陈济棠亦大加奖赏。《生命线》在整个华南影坛大放异彩,“该影片的出现,确在粤语声片发展的进程中大放异彩,能不说是华南影业前途的一线曙光”[19]。

  三、由“家”到“国”:银幕中的“女英雄”

  随着外来侵略与民族危机的进一步加剧,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为,要想改革社会现状、走向国家独立自强,唯一可行性之路就在于建构现代的民族国家。在许多有识之士看来,想要建立现代民族国家,就要塑造现代国民,其中重要一点就在于引入西方男女平等观念,解放被传统父权制度压抑千年的中国女性。是故,批判传统父权制度、鼓励妇女解放是近代中国中一股重要的思想潮流。在这股思潮的推动下,精英阶层呼唤能够出现“理想的女性”。所谓“理想的女性”,即她的个体命运,最好要同国族命运连接起来。1904年,《女子世界》杂志中就曾连续载过花木兰、秦良玉、沈云英、梁红玉等女英雄上战场的英勇事迹。以花木兰为代表的“女英雄们”恰好是“理想女性”的极致化和典范。她们一心为国、刚毅勇敢,为国杀敌、为国抗战,心中装着不是三从四德、以夫为纲,而是真正的家国天下。

  参考文献:

  [1][美]林乐知.论中国变法之本务[J].万国公报,1903:169.

  [2]陈东原.中国妇女生活史(影印版)[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103.[3]谭嗣同.仁学[J].亚东时报,1899:5.

  [4][5]沈智.辛亥革命前后的女子报刊[M]//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学术讨论会论文集(下),中华书局编辑部编,北京:中华书局,1983:361,2020.

  [6]佚名.李绮年的罗曼史之一[J].影星专集,1941(3):14.

  历史老师论文投稿知识:历史学好发表的学报有没有参考推荐

  《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编辑部编辑出版的,以反映本校教学科研成果为主的综合性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研究双月刊。设有:教育研究、心理研究、文学研究、历史研究、民俗学研究、对外汉语研究、哲学研究、经济学研究、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研究生论坛、教育文萃等栏目,突出教育心理特色,发挥文史学科优势,关注重大现实问题,探索学术发展走向。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uebaoqk.com/xblw/5081.html

《李绮年银坛之旅:从“爱国明星”到“巾帼英雄”》

学报期刊咨询网

专业提供学报论文发表平台

400-6800558

百度十下,不如咨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