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800558学报期刊咨询网是专业的学报投稿网,学报发表论文咨询平台!

热点关注:人文社会科学类核心学报经济科学类核心学报体育科学类核心学报
当前位置: 学报期刊咨询网 > 学报论文范文 > 新时代·新环境·新表征:《新喜剧之王》的银幕拓新

新时代·新环境·新表征:《新喜剧之王》的银幕拓新

发布时间:2020-03-06 18:11所属平台:学报论文发表浏览:

由于《喜剧之王》票房口碑具佳的存在,《新喜剧之王》给星迷的期待太高了。然而豆瓣评分却只是刚刚及格的水平,于是,观众甚至连剧情都不想知道了。难道,周星驰第一部以女主角和男主角不是爱情关系的喜剧真的这么差吗?喜剧的秘诀是反逻辑,而拍电影的底线是

  由于《喜剧之王》票房口碑具佳的存在,《新喜剧之王》给星迷的期待太高了。然而豆瓣评分却只是刚刚及格的水平,于是,观众甚至连剧情都不想知道了。难道,周星驰第一部以女主角和男主角不是爱情关系的喜剧真的这么差吗?喜剧的秘诀是反逻辑,而拍电影的底线是合逻辑,从电影史角度来看,《喜剧之王》已成为比较经典的喜剧电影,同时参考旧剧在周氏电影的里程碑地位,按照周星驰始终以自我超越的表演和执导艺术要求,《新喜剧之王》会有哪些生长点呢?

  虽以“喜剧之王”命名,但与《九品芝麻官》《武状元苏乞儿》《食神》《唐伯虎点秋香》《少林足球》《功夫》《美人鱼》相比,两部影片的喜剧成分均不高,电影的着力处还是在于对于“王”字的理解。旧剧尹天仇是逆袭成功,新剧如梦也是逆袭成功。仔细分析,《新喜剧之王》对于周氏原有电影的颠覆极有力度,于“无厘头”程度而言,新剧的确一反周氏电影传统,增加了现实性,这大致为观众评以“讲老梗,卖人情”而有些失望的原因。

北京电影学院学报

  影视方向论文投稿刊物:《北京电影学院学报》(双月刊)创刊于1988年,是由北京电影学院主办的我国唯一的电影专业高等学院的学报,也是唯一的集电影高等教育与电影理论研究为一体的电影专业理论刊物。

  一、谈爱情与讲批判:从宣传海报到电影主体

  在2019年贺岁电影之中,于影迷的期待值而言,周星驰执导的《新喜剧之王》无疑力压群雄。而在电影上映第一天,《新喜剧之王》也的确荣登票房榜首,但自上映第二天以来,新剧票房持续低迷,对新剧导演“江郎才尽”等评价接踵而至。《新喜剧之王》给观众的第一印象是其宣传海报,白雪公主拎着折凳愤慨前行,似乎委婉地倾诉着导演的内心——目睹影视界现状,“想打人”。然而,王宝强扮演的马可出场极晚,这更能说明这个男主角似乎不是那么名副其实。剧中王宝强的少林中原腔和鄂靖文轻微的东北口音,给观众带来大陆电影的印象。

  马可是个过气明星——童星。在新剧中,马可的出场是以武戏开始,其最初表现反映出一种十分纯粹的艺术追求,而后来作为过气童星的种种耍大牌让观众方才顿悟——电影是对部分演员与部分导演的双重否定。对于全剧唯一可能被视为男主角的马可而言,童星演技天赋有限的尴尬、后期再度成为群众演员转而二次成名后对如梦的帮助、再到颁奖台上“不打不相识”的赤诚一抱,马可实际上是一种隐形的“喜剧之王”,只是其出道与旧剧中跑龙套的不同,观众也较难认识到马可角色的潜在意义。马可意外走红,也表明当代大众传媒创造世俗谈资而导致的“粉丝经济”之荒诞。此外,“白网鞋+番茄酱=肾”的设计及“马可用手拔腿扮惊恐”以笑料来评定,是全剧的亮点。

  旧剧的宣传海报以周星驰、莫文蔚、张柏芝的半身像以及一只狗的头像作为主要信息。旧剧中未见宣传海报中那只狗的作用,倘若必须追溯源头,尹天仇苦苦索要盒饭而被吴孟达所饰演的卧底打翻,由此片场的宠物狗吃掉了尹天仇掉落的盒饭,这或许是“狗”形象的唯一来源。事实上,倘以宣传海报的风格而言,恰恰是20世纪末21世纪之初成为华语电影市场大陆片后来居上的电影史节点。21世纪前,港台数字技术更有优势,宣传海报多以现实拍摄的演员头像为主,大陆影片则不少对演员进行艺术处理,并不采用实际拍摄的照片后期合成。

  而21世纪后,若以大陆第一部“大片”《英雄》为分水岭,大陆影片的数字技术在电影中大放异彩,此一时期,大陆电影宣传海报也多以高清头像作海报主体,相反,后来的港片却越来越喜爱以抽象或艺术化处理的手段制作宣传海报。《新喜剧之王》的宣传海报就是一例。透过新剧电影宣传海报,我们发现真实的“主演中的主演”却是女孩如梦。如前所论,新剧是“周星驰第一部以女主角和男主角不是爱情关系的喜剧”。如梦的扮演者鄂靖文暴得大名的年纪远高于周星驰早期挖掘的星女郎张柏芝,虽然三十而立对于新剧女主演亦属“虽不中亦不远矣”,但就电影讲述的如梦从跑龙套到电影节封后的过程,只是比旧剧更细致或者平铺直叙了些。

  旧剧同样是90分钟左右,在完成尹柳爱情剧情之余,还要完成尹天仇与杜娟儿的分支以及电影赠送的“番茄炒蛋-咸鱼翻身”桥段,新剧却没有意图要认真地完成如梦与某人正式爱情的描述,我们不禁要问,新剧的90分钟花在了哪里?按照剧情的实际情况,如梦的逆袭之路着实成为了全剧的重头戏。恰恰是这些“重头戏”说明了执导者借新喜剧之王如梦来批判《喜剧之王》后20年的电影界问题,第一,无论是如梦开场评价“碰瓷大爷”的演技还是受寒冰掌的多层次演绎,演员的自我修养在新剧中被重提,这看似一个“讲老梗”,然而却涉及到演员作为专业职业人的根本问题。第二,如梦多遇挫折转而想到“整容”。由于世界范围内整容技术的改善,对于颜值极为看重的表演行业而言,整容之风更难遏制。即使如梦这样对长相更不十分看重,对演员自我修养极注重训练的演员也不得不受制于时风,导演对“整容风”的态度可见一斑。

  第三,如梦整容失败反而得以参演“白雪公主”,外国演员因身份容貌不同而特别对待,此类“替身戏”并非需要武术等特别技巧,如梦承担的是一种“冤枉的挨揍”“崇洋媚外”之批评已涉及到正义论层面。第四,在如梦获奖的回忆视频中,如梦早年在众多电影中出现,在战争影片中倒吊的难过神情也让其双亲为之盈眶,可见新剧或有旁敲侧击当代电影节影视作品数量多而高质少的境地,及拍电影对于群众演员不够尊重的实情的可能。电影所反映的文艺思潮总与其同时代的社会思潮同步共振。20世纪90年代的香港有着更为多元的文化环境,而对于大陆,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在当时一浪高过一浪的思想解放大潮中,你可以不允许人们‘反封建’,但无法阻止人们反思‘文革’的发生。你不准他谈现实,他就谈历史;你不准他谈政治,他就谈文化;你不准他谈封建,他就谈传统”[2]。而进入21世纪后,文化反思与欢迎批判的声音愈益增多,我们无法说《新喜剧之王》是批判电影的某个里程碑,但剧中的众多“新批判”绝属新时代的电影表征。

  二、否极泰来:如梦兼属男女主角的新尝试

  旧剧成功因素很简单,尹天仇狼狈到了极点,最终却否极泰来,柳飘飘的忠贞被背叛,但又被尹天仇的真情救赎,一个有美好倾向的未定稿结局,让观众大笑之余感到未来可期。再加上“四爷”“四爷奶奶”“光屁股小孩”“蟑螂男”等特色人物的塑造,细节让全剧港味十分正宗。新剧的第一女主角是如梦,而且毫无疑问其主角重量大于唯一具有男主角可能性的马可,《新喜剧之王》可以视为对兼备男女主角塑造的新尝试。在旧剧中,男主角尹天仇的第一职业是演员,但实际上真正维持其生计的大致是社会管理员。他与柳飘飘一夜生情所能支付的上限已经暴露出这位男主角的社会底层位置。倘以大陆眼光来看待旧剧的女主角,柳飘飘则处于社会边缘的边缘,辍学后成为了酒店坐台小姐,而此类职业完全沦为别人的玩物。

  《喜剧之王》中没有透露任何男女主角父母的消息,给剧情的讲述减少了不必要的麻烦。在新剧中,如梦的“否极”却集中了旧剧男女主角所有。旧剧女主角被学生时代的男友所骗,或许来自于男学生对于未来维持爱情的无知及“渣男”代表的不负责任;而新剧如梦开始面对的是一个有高远理想、会在关键时刻用音乐为如梦疗伤的完美查理,而在后期如梦已经攒好结婚基金时,雨中的出租男友查理将旧剧中柳飘飘的回忆现实地演绎出来。旧剧中跑龙套的尹天仇始终未放弃过成名的梦想,然而新剧中同样作为跑龙套的如梦,其明星之梦终因男友的背叛而崩溃。旧剧中的渣男或许还是存在真情的,新剧中的查理却是背弃始终的。旧剧中由于男女主角双方父母的未知,尹柳相互扶持成为其画完人生轨迹的必须条件;而新剧中在如梦没钱、没男友、没梦想的处境下,父母与家成为她人生的转向。承前所论,旧剧港味十足,新剧却港味不足。

  田启文被踩脚等细节实现了对旧剧较好的致敬,除此外并无多少可圈可点的港味特色。无论是香港还是大陆,对于女性的照顾是普遍的社交原则,然而在新剧中,由于如梦兼属男女主角的设定,这一原则被无情地践踏了。吃的都是一样的盒饭、多要一盒同样不行、严父的厉词令人瞠目、影视界的重颜轻才、马可老师的锱铢必较、快餐外卖的风雨交加……观众大致能够体悟——一名女性成为喜剧之王会有更多的艰辛。于是,如梦在休闲之余随着大陆广场舞的音乐尽情抒发内心表演的热情时,那种演员自我修养的根本——“乐观和积极”反而超越了她所面对的坚信。在旧剧中,尹天仇在表演之际还能在社区举办《雷雨》专场,柳飘飘在接客时仍能坚持一种良性的审美,同属于“喜剧之王”的特质。恰恰由于新剧如梦兼属男女主角,那种特质最为醒目。《新喜剧之王》中的马可似乎虽然有男主角之名,但本质上没有男主角之实,于是也带来了另一个结果——全剧没有实质的爱情。

  旧剧尹柳都是处在社会的下层而随风雨飘摇之人,这样一种至怜至爱成就了平凡爱情的可贵。尹柳相遇也是因为柳飘飘的坐台也需要演技,两人走向相爱的根源是他们都信仰生活的本真——尹天仇的演技并非表现,而是最大限度去接近现实;柳飘飘带着学习表演的目的去找尹天仇,最终得到的也是对真爱情的坚守而不是对金钱的低头。20年之后,周星驰也至今未婚。执导者经历爱情与事业的双重磨砺,同是平凡出身的星爷在《新喜剧之王》中注定要表达中年哲学甚至老年哲学的精髓。六十耳顺,看剧写评价的青年人恐怕都是渴望爱情的。

  剧中结尾高扬了如梦对粉丝的鼓励,但同时也埋葬了青年观众对爱情的期待。网友说,“《新喜剧之王》或许只属于周星驰”,周氏自然“虽千万人,吾往矣”,所以称赞者也一定会是少数。新剧中如梦最终也没有找到真爱,或者说能够承担她真爱的只是用表演接近最真实的真实,而不是某个具有感情和主观性的个人。如梦兼属男女主角或许说明另一个道理,自恋者自爱自真,爱他者往往会言不由衷地欺骗本心。周星驰电影难以完全脱离其感情生活,其早年感情经历已为文艺界共知,如今为电影献身的姿态也非常明朗。周星驰作为华语电影的一面旗帜,其身上的文艺特征与德国的两位人文大师相似,在青壮年阶段如歌德,歌德一生曾陷入真实的恋爱多达10次;中年后如一生平静的康德,始终一人,思考就是其伴侣[3]。如梦兼具男女主角的尝试可能有此深意。

  三、从主要人物关系看港陆主流伦理之不同

  新剧的“新”归根结底是中国喜剧环境的新,《喜剧之王》是浪漫主义的,《新喜剧之王》是现实主义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女孩子同样可以成为“喜剧之王”。根据统计,全剧只有六个主要人物,其中三重人物关系给如梦新的“女式努力、奋斗”提供了条件。第一重人物关系,如梦父母,刀子嘴豆腐心,成功之处在于其父寿星宴首次发飙给人的真实感。不过后来的剧情,探班自残、头等舱机票等无一例外地证明了全剧尊从了大陆“父慈女孝、望女成凤”的主流伦理。旧剧中尹天仇的角色还有社区管理员、帮友济贫的功能,其父母又是未设定因素,这显然是一种男性为主、开创天地的港式奋斗情怀。

  新剧中的寿星宴集中显示了如梦父亲对于女儿的关切,“B仔成了大律师,猪猪找了这么好的一个老公”,严父句句指摘却句句担忧女儿的未来。在其父母第二次探班中,我们可以发现老父亲讨盒饭方法的灵感可能来自《搏击俱乐部》主人公以自虐威慑老板谋求带薪离岗的桥段,如梦一家并不缺少买一盒饭的钱,但硬气的父亲不顾一切要为女儿的辛劳讨回一个公道,如梦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也遗传其父执拗的个性,这是大陆的职业观和金钱观。

  而在旧剧中,同样是屡次出现的盒饭,那对于尹天仇而言是非常必要的生活资料,如果弃领便面临饿肚子的境地,新旧剧表达一致的是:盒饭代表了电影职业环境给予演员的认可、尊重和荣誉。而在海选之际,如梦父亲拍案而起——我就知道你烂泥扶不上墙,快滚,赶紧买机票,是头等舱吗?或许,执导者周星驰也希望有如此慷慨可靠的家人在后方支持。或许,这也是港式电影对大陆华夏家文化的深深敬意。第二重人物关系,主角与“心机女”和“负心汉”。如梦的成功和小米的不入流(原剧称“LOW”)都被查理说中,所以说他是预言家。

  小米从始至终是其“闺蜜”,却给如梦增加修炼内功机会,整容之坑就是开始,后来表里不一、“不太熟”翻脸不认人、颁奖仪式上的趋炎附势,都完成了其人性的设定。实际上,如梦手中捧着的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说明另一个问题,“书籍”是良友,常给予读者真诚的忠告和实用的智慧,而“闺蜜”往往是“很坏的”,出馊主意、冷嘲热讽、落井下石不胜枚举。至于出租男友查理,则可能表现出新剧对当代男性“宁无一个是男儿”的质疑,和旧剧柳飘飘的比较,女性落为妓女可能是不情愿的,而按照原剧的台词,男性“出来卖”必定是“匹夫不可夺其志”。

  所谓江山易改,人的质地很难改变。温儒敏教授曾来山东大学讲座表示对“小鲜肉”流行语的反感,此剧恐有对时风的暗讽。整个20世纪后半期,女性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得以成长,从马克思从未提到性别不平等问题,到今天《新喜剧之王》中如梦一个人坚持梦想打脸闺蜜和男友,这是对女性作为职业人的高度肯定。第三重人物关系,如梦与路人。杨洋是路人,是如梦除父母外唯一的一个支持者,这样一个唯一的存在也均衡了其他人对如梦的百般刁难。导演与面试者均有“把关人”的属性,这种种外在的评判揭示现实生活成功的不易,人在合作使自身群体摆脱动物界食物链中动物性残酷的同时,也亲手创造了人世阶层金字塔攀爬的艰难。杨洋与如梦的对白同样是对旧剧的一个致敬,不加分析地直观审美而言,新剧的这对对白模仿失去了旧剧中海边早晨的现场感和时代感,恐难逃影迷“败笔”的评定。

  但仔细考察周星驰从影40年的艺术考虑,添加这样一个看似多余的片段,或许有另一种深意。20世纪末的那种对爱情的唯美幻想虽然铸就了《喜剧之王》的成功,但在如今的周星驰看来,旧剧中的承诺就像新剧中重复的感觉一样苍白。剧中的杨洋剧尾坦言家有产业需要自己到国外打理,作为“玩”的爱好表演没有时间兼顾了。这既说明当今影视界有了不少这类纯粹的爱好者为了无聊的无聊而去辛苦地探索,但是“分身乏术”与“谋生为上”的客观现实使影视作品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同时或许也代表导演再向这样一批人道谢,他们不仅是表演的实践者,也是周氏喜剧忠诚的观众,支撑着周氏幽默、周氏喜剧的经济市场。如果说必须要在旧剧中找到那样一个杨洋式的人物,便是杜娟儿,经济实力、真实颜值、社会地位的女孩对男性恐怕不会像杨洋那样义无反顾地支持自己喜欢的女孩。在波澜壮阔、纷繁复杂的大陆影视界,家人的至爱、同行的阻力、无私赞助者的掌声成就了如梦的影后。而这些也恰恰是旧剧未曾表达的。在香港伦理与大陆伦理的比较中,“爱”与“和”的表达是共同点,但前者少了《新喜剧之王》要表达的大陆“秩序”观念。华夏的主流伦理思想来源于先秦奠基的儒家教育伦理思想,“仁、礼、和”中“礼”就是如梦父亲所直观表现的“秩序感”。

  四、余论:周氏幽默是否为周星驰原创?

  无厘头,原是广东广州等地的一句俗话,意思是一个人做事、说话都令人难以理解,无中心,其语言和行为没有明确目的,粗俗随意,乱发牢骚,但并非没有道理。无厘头在当代中国电影中的应用确属周氏电影最佳,或者说周氏电影的成功,无厘头功不可没。按照接受程度而言,周氏电影无厘头的金字招牌已经让影迷觉得无厘头就是周星驰原创。然而事实也并非如此。中国古典幽默早在魏晋《世说新语》就有呈现,而后来《笑林广记》也成为中国著名古代笑话集。夸张和反逻辑的手法在《世说新语》中就有原本。

  而随着中国近代化进程,由于日本翻译的影响,我国近代先贤对于西方文化的了解也来自日本的翻译作品,而日本现代漫画也的确对周氏电影可能造成了影响。例如周星驰早期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唐伯虎必杀技“龟波气功”基本可以视为借鉴日本动漫《七龙珠》的“龟派气功”。而至于本文论述的主体《新喜剧之王》,是没有刻意讲述某种爱情的意图,无独有偶,这与如今日本动漫numberone的《海贼王》手法一致,这可以视为艺术作品在上升到一定层次后艺术观点的一致。表征时代环境的不同,尝试一人兼男女主角的做法,反映主流伦理的差异,这是《新喜剧之王》的生长点。论至此处,无论笔者还是读者,一个更有趣的问题出现在我们面前:周氏电影将如何在未来实现自我超越?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uebaoqk.com/xblw/5084.html

《新时代·新环境·新表征:《新喜剧之王》的银幕拓新》

学报期刊咨询网

专业提供学报论文发表平台

400-6800558

百度十下,不如咨询一下